您的位置: 长治信息港 > 时尚

药家鑫案索赠风波未平看药家鑫案前後张妙家

发布时间:2019-10-13 06:08:54

  药家鑫案索赠风波未平,看药家鑫案前后张妙家人穿着对比。2月8日,张显及张妙家人前往药家鑫父亲家索要20万元赠款,因言语不合,与药庆卫代理人马延明发生肢体冲突。 药家鑫案索赠风波未平,看药家鑫案前后张妙家人穿着对比。2月8日,张显及张妙家人前往药家鑫父亲家索要20万元赠款,因言语不合,与药庆卫代理人马延明发生肢体冲突。马延明认为张显寻衅滋事。药庆卫告诉,如果张平选家实在困难,他愿意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但前提是张家要就此前在媒体上撒的谎进行澄清。

  张图片看看老爷子气定神闲的样子那还有原先站在法院门口老实样子!!

  这几天,朴素的舆论道德拿起锋利的刀子,从情与法的视角,解剖起张显及张妙家人索赠的丑恶嘴脸。有奚落张妙家人确实难缠的,也有讽刺张显惟恐天下不乱,把人家忽悠起来闹,先要命、再要钱,然后说自己是来打酱油的加之不雅的打架照佐证,索赠的一方忽然被绑架到了民意沸反的十字架上。

  论说起来,要钱当然是有点不可理解。中国的传统美德讲究仁义礼智信,张妙被害去世已经近两年,药家鑫也已经执行了死刑,在法治的框架内,一报还一报的正义观得以彰显,对于药家鑫的父母来说,儿子都没了,再被人家要钱,无疑有点伤口撒盐的意思;就是从法理来说,当年的20万元赠款是一种明确的附条件赠与,带有直接的主观意愿,也就是药家希望通过积极赔偿,获得受害方的谅解、从而求得轻判,但既然药家鑫案已经尘埃落地,赠与早就失去了成立的条件,而《合同法》第186条也支持了赠与人享有任意撤销权,不能因为有当初的微博在,这辈子就得非给你20万元要不然,我们都可以拿着去年的商场促销价目表去买今天的货品了。

  弄得大家群情激奋的,也许未必是以上的道理,要命的是:从当初拒不接受药家带血的钱,到如今主动前往索取赠款公众那里受得了你英雄气短的一出?彼时案件伊始,就有声音劝导受害人家属接受药家捐赠,但这微弱的声音立时被巨大的声浪拍死,高蹈而癫狂的无上道德不停地给张家人打鸡血,说拒绝捐款就是对正义的支持、说不要带血的钱就是为底层群众长了脸。于是,事件以慷慨成仁的姿态,只为证明农村人并不难缠。

  道德是要吃饭的,立牌坊也是有代价的。张家的说法是,张妙的妈妈刘小欠身患疾病,亟需用钱,所以他们愿意接受这20万捐款且不管事实真伪,张妙被害,给家庭带来的损失与压力不难想见,那么,接受对方合理捐赠与证明农村人的气节,真有事实上的逻辑关联?只是,当初鼓动张家不要带血的钱的那些人,今天,又跳出来再对张家人迫于生计、索要捐赠的事实义愤填膺。此时彼时,令人唏嘘。

  问题的症结远不在于索要20万元捐赠的是非之辩上,核心在两点:,我们的道德,为什么那么敏感于金钱?我们的法律,为什么一旦因为有了赔偿介入就有了颠倒是非的风险?第二,张妙家人的损失,除了药家的法律赔偿之外,能不能寻找到一种合理的公共担当?为什么身患疾病的张妙妈妈不能在医疗保障中找到生机、甚至反而可能成为向药家索赠的堂皇借口?

  药家鑫案,关联方都是受害者,乃至整个社会。但愿我们对20万索赠风波的反思,不只是合理不合理、合法不合法而已。

乌鲁木齐环保网
春秋战国
民生舆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