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治信息港 > 游戏

妖夫逼上门 150:透露

发布时间:2020-02-15 20:53:52

妖夫逼上门 150:透露

若不是被红舒控制自己的生育,她堂堂的人蛇公主又怎么会在三百年之中留下的子嗣还那么少,至少也可以留下上百个子嗣来祸害那些仇家了!

想到这点白蔹就觉得自己对红舒爱不起来,她最想要的那个男人不成全她,如今暴露了他又装什么情圣呢?

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被关在一个房间里,除了每日定时有吃喝的,其他时候都没有人来看她,白蔹这样过了几日之后就觉得越发的寂寞难耐。

这处境让她越来月多的时间想起那个男人来,想着他们曾经的一切,她的心就越发的纠结起来。

她不要去爱他,可是,要怎么办才好?

又过了几天,白蔹忍无可忍,对着送吃食的人大喊要见夏语凝。

送饭的小妖兽可怜的看了她一眼,“乖乖吃饭吧,首领夫人很忙的,你想见她我会传消息给她,但是夫人要什么时候见你就不是我能够保证的。”

“哼,她有什么好忙的?”

“当然有,虽然夫人不再做镇国公主,但是,莲影国的安危她还是要关注的,而且夫人还得修炼,抽时间陪小主人,忙得很

。”

白蔹气得要命,凭什么她忙就这样折磨自己?愤然的看向那小妖兽:“她忙什么我不管,总之我要见她,不然别想从我嘴里得到任何消息。”

小妖兽噢了一声,“我知道了,你等着吧。”

说完就拿着她吃完的碗筷离开了,一点也没有跟她多谈谈的意思。

白蔹见对方避她如蛇蝎的样子心中愈发的不舒服,人蛇一族就那么遭人厌吗?她们又不是见人就上的,那也要挑嘴好不好,谁特么的就见个雄性就要去吸对方的精血,当那是吸血那么容易么?

若不能让对方情动的跟自己交合想要真正吸到对方的精血基本不可能,而让对方情动的时候多半她们自己也会有了**,没有一定的条件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动心。

懊恼的在铁笼子里跺跺脚。白蔹觉得夏语凝的人实在是太可恶,狗眼看人低的。

在她提出要求之后过了两天夏语凝才姗姗来迟的出现在关押白蔹的屋子,看着她一如既往的美艳夏语凝不由感慨:“人蛇公主不愧是红颜祸水,这被囚禁着还是如此的美艳动人。”

“哼。就算是犯人也有放风的权利吧,你天天把我关在笼子里算什么事情?想把我折磨疯了吗?”

“哦,这个啊,这半个月下来听说你男人和女儿在战场杀敌十分尽心,基本明天都会杀上千的魔族。啧啧,这功绩的确很大,换你一点自由透气的时间也不是不可以,你这屋子我让人围了一个小院,以后时不时会让人放你出去院子走走的。降妖阵法我也会转移到院子外围,今后别人不会踏入这个院子,除非是我。”

“他不是我的男人!”

夏语凝搔搔头,也不跟她争辩,“好了,你说要透露消息给我。说说看吧。”

“嗤,我说你就信啊,太天真!”

闻言夏语凝也不生气,起身就往外走,“既然你有欺骗我的闲情那么,你放风的权利也取消吧,这是你欺骗我的处罚。”

“你――站住!”

白蔹实在受不了一直关押在一个铁笼子里静默无声的,最痛苦的是她还不能修炼,这日子怎么过?

夏语凝的身影丝毫不为她停留,白蔹慌了。连忙道:“我说,我说!我和红舒之间的事情并不是你们看到的那样,他其实没有背叛妖兽族。”

听到这话夏语凝终于停住了脚步,靠着屋门回头看向她。“说说看。”

“他若真想背叛妖兽界的话就不会这三百年只让我生了几个子嗣,还只留了红璃在身边养着,他其实是想让我放弃报仇的。”

“哦,你们还有几个孩子?”夏语凝对这个比较在意。夙七夜也说了要搞清楚这事,若是子嗣多他们就得好好提醒各族的人戒备了。

“三百年来我生下的孩子不超过十个,而且他们的去向我也不知道。只有红璃被留下让我不至于绝望爆发。我问了许多次,他只说已经安顿好了在安静的地方过着与世隔绝的隐居生活,也有人照顾他们,可是到底在哪我不知道。”

那还好,夏语凝暗自松口气,听夙七夜他们的说话这人蛇一族在魅惑男子方面实在是厉害,若不是修为超过了一定等级基本是就逃脱不了被吸收精血死在牡丹花下的结局。

其实人蛇一族也不是非要吸精血活下去,她们吸对方的精血只是为了变强,因为她修炼天赋实在是不好,老天就好像给她们开了一扇窗却关上了一道门。

若是不取邪途她们想达到玄之境界都难,更别说什么天之境界了。

而一个种族没有强者的话就不可能真正的兴盛,所以人蛇族王总是想要培养自己的族里的强者来撑场面,却无法走正途修炼达到只能走偏门,偏门走多了自然就害人也多然后引起公愤。

“咳咳,其实我想问问,你和前红舒妖兽皇过了三百年怎么都没有吸他的精血让他死亡?”

“因为他实力太高,我根本做不到,在他面前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任由他折腾欺辱!”白蔹恨恨的咬唇,若是可以的话她估计早百年就动手了,就因为实力悬殊无法动手才让她又爱又恨的。

这些年来她根本就是被那男人当中暖床的美妾,每次被他折腾死去活来的,却无可奈何。

想到红舒某方面的需求那么的强烈,白蔹的脸色不由自主的红了,整个人也显得更加妩媚。

夏语凝一看她这样就不忍直视,这美艳度绝对是祸水级别,怪不得红舒过去几百年都要不够这个女人,如此美艳的人儿谁会看得厌啊!

她看着都稀罕,更别说男人的色性了。

“我能够告诉你的就这些了,别的我没什么可说。”白蔹恢复平静之后又冷然道。

夏语凝觉得她说这些绝对是想给红舒洗白的,不然何必说出来。

果然是相爱相怨的纠葛啊。

……(未完待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