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治信息港 > 健康

神目风 第二五九章 不同寻常

发布时间:2019-09-25 19:05:34

神目风 第二五九章 不同寻常

“呔!”吕麟高高跃起,手中无形的大关刀猛地劈在地面,风元汹涌灌入地面,竟然学着沐风刚刚土元的样子,在地面遍地开花!

密密麻麻地风元凝结成为实质,从地面刺出來,同时还学了木元术士的花木刺,喷射出漫天的风元刺,

“大哥!我不玩了!”

沐风都要哭了!这尼玛还是风元术士吗,

术校初期哪有人能够将风元凝结成实质的,你既然要以术校初期的实力迎战,你倒是彻底点啊!为毛还要用术皇才能用的招数!

“鲸喷术!”沐风迅速结印,双掌对着地面猛地一喷,将自己反冲到半空,避过了从地面刺出的风元凝形刺,

“龙吐息!”

一口喷出滔天烈焰,半空密密麻麻如银针的风元刺全部被烈焰所吞噬,

只要术元被橙炎烧尽,不论控制术元的手法再细腻,也难为无米之炊!

“哪里逃!”白衣的戏腔再次响起,单掌对着沐风狠狠一个虚抓,

沐风的身周顿时狂风四起,整个人被吸向吕麟的方向,比起沐风的鲸吸掌威力大不知几何,而且还不用结印!

从战斗开始到现在,沐风就沒有见白衣结过手印,一个都沒有!

而沐风的神通,除了风刃和土障壁已经不需要结印之外,就连龙吐息都要结三个印式,

虽然三个印式只需要半个呼吸的时间就能够完成,可依然拖住了沐风的战斗节奏!

“呔!龙争虎斗!”

白衣吕麟终于喝出了神通的名字,至少不会让沐风觉得他战斗起來很随意!

有名字的神通,总比信手拈來的神通要正式一些!沐风就算是输了,也不至于太过丢脸,

一条威猛的风龙从吕麟的背后飞出,比起沐风见过的水龙、风龙和雷龙,光是在气势上就已经强了不知几倍,龙尾和龙头摇摆之间也是栩栩如生,好似吕麟见过真龙一般,

“噗…冥神诀!”

白虎猛跃,对着被吸过來的沐风狠狠一个冲撞,顶得沐风的肺都快吐出來了,

冥神诀出,将沐风严密地守护了起來,

风龙摆尾,对着在半空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沐风猛地一抽,把沐风好不容易凝聚在胸的风元又给击溃,将沐风当成皮球一样抽往猛虎那边,

风元大白虎脸上竟然勾起一个戏谑的表情,老虎尾巴很是灵活地摆动,又把沐风抽回了风龙这边,

【你大爷的!这哪里是龙争虎斗!这是在踢皮球啊!】

沐风完全无能为力了,术元运起,还未來得及释放就被击溃开來,打得他一口气吐不出來,憋屈得要死,

而术元用不出來,沐风拿什么反抗,

巫雨霏很快就赶到了护宗大阵之外,她的大弟子巫飞雪以传音鸟跟她说白衣盯上了沐风,她就火急火燎地冲了出來,

要知道,这白衣是四怪中最危险的人物,每一次打架,若是对方的战力比较平庸的话,他就草草打了收场,

若是对方的战力十分卓越,达到八人敌以上的话,绝对会被他打成半死的状态!

但看到的却是沐风被吕麟当成皮球一样,在半空丢來丢去,

沒有想要痛殴沐风的样子,也不像轻易放过,巫雨霏也不知道怎么了,

“师尊…白长老…今天怎么了,”

巫飞雪也觉得有些不同寻常,这才沒有上前阻止,

虽然她也不可能阻止得了,可巫雨霏的命令,是让她保证沐风四人不受重伤,她不管能不能阻止,都要上!

不过这情形看來,貌似也不需要她…

“不清楚…先看看吧…”巫雨霏看着衍月门的名誉长老吕麟,心中对沐风的好奇又加重了…为何…连这个老怪物都会对沐风特殊对待…

“喂!混蛋!你玩够了沒有!”

沐风怒了,玩一会儿也就算了!可他已经被來回拍了上百次了!两头凝形兽也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某受命而來,不把你斩于马下誓不罢休!”吕麟唱戏的瘾又來了,兀自在地上摇头晃脑地摆着姿势,丝毫沒有理会沐风的抗议,

“……那你倒是斩啊!”沐风大嚎着,被拍來拍去这算是什么事儿啊,还不如给他个痛快!

不过这白衣青年虽然满脸狠厉之色,将戏中一个战场对阵的大将的角色演得淋漓尽致,但却沒有丝毫杀气,沐风并沒有感受到危险,

白衣并沒有再理沐风,兀自又一个人演起了戏剧温酒斩华雄,跳來跳去将所有角色全部包揽,

两头凝形兽丝毫沒有受到主人的影响,依然凶悍地拍着皮球,

沐风体外的火焰都被拍散了,露出了那层火色透明的冥神诀,

精致的线条勾勒出一头独眼神像的样貌,白衣青年正唱着,看到冥神诀的真实面貌之后微微一滞,但很快就又恢复了正常,连一直盯着白衣的巫雨霏都沒看出來什么端倪,

又经过了上百次蹂躏,沐风的冥神诀终于不堪重负,崩碎了开來,

但风龙和风虎,在拍碎冥神诀的那一瞬间突兀地变得比较柔和,沒有让沐风的经脉因为神通破裂而受到震荡,

之后,两头凝形兽又开始了不死不休地“战斗”,沐风依然沒能运起术元來,连在体外凝聚砂石保护身体都做不到!

龙啸天因为心急,匆匆将两枚术种凝聚成型之后就置入了丹田,一睁开眼,就看到了沐风那心酸的一幕,

对于衍月门四怪的传闻他是知道一二的,当下立刻就悄无声息地退走,决定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烧!日后,他一定会为沐风报仇的!

“回去休息吧…今夜看來是不会有事的了…”

最后,连巫雨霏都看不下去了,沐风被拍得鼻血横流,但除了一身淤青之外,根本沒有受到什么伤害,

此时,沐风终于也明白发怒是沒有用的了,干脆调整着姿势,享受两头凝形兽的“按摩”,

【这混蛋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白衣吕麟也是风元术士,而且只使出术校初期的术元强度,却狠狠给沐风上了一课,

从战斗一开始,威力能够骤然变化的神通,以土元的方式释放风元,信手拈來的一大把小神通,从來都不用结印的战斗方式,都让沐风深深地受到了打击

神目风  第二五九章 不同寻常

,

白衣悠扬的戏腔在守月山脉之内回荡,似是为了响应白衣,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吟声呼啸而出,

沐风倒是乐得如此,反正他今晚已经沒得休息了,别人也别想好好睡!

次日清晨,等小队的所有人都聚齐之后,龙啸天才跟他们说了沐风的事,一群人赶忙就冲了出來,

沐风正满脸鲜血地倒在草地上呼呼大睡,白衣青年已经不知所踪,但想來,是虐够了沐风,才肯离开的,

“哈哈哈哈…我可是第三天才被四怪之一的黄衣给揍的,你竟然第一天就被扁了!”

杨铸看着沐风那副样子乐不可支,似乎自己比沐风晚了几天挨揍还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

不过杨铸那么大的嗓门竟然完全沒能吵醒沐风,一个人大笑着很是尴尬…

不得已,他瞪了关飞一眼,关飞这才陪着杨铸一起笑了起來,

杨铸这人沒心沒肺,但也是最容易交朋友的人,昨天就已经跟夏如龙几人混在了一起,

黄灵皱着眉头,和魅姬一起上前给沐风治疗,虽然只是皮外伤,可也太夸张了点,拉开胸前的衣服,入眼全是一片淤青,

“咳咳…这…他怎么就惹上白衣了…”乐渊看着沐风的惨状,有些郁闷,感觉进了这个队伍,就好像踏上了不归路,

“嗷…”

黄灵用手戳了一下沐风的胸口,沐风吃痛这才终于醒了过來,

“干嘛…很痛的好不好…”沐风愤愤地看着黄灵,脸上沒有被面具覆盖的地方全是淤青,配合着他的表情简直只能用滑稽來形容,

“痛也给我忍着!”黄灵狠狠地又在沐风的肩膀上拍了一掌,看得魅姬惊心动魄的,

“嗷…”沐风面具下的双眼满含泪水,可惜黄灵看不到沐风那无声的控诉,

“不行!以后你们吃住都要跟我在一起!要死一起死!”沐风转过头对着十几人说道,

他泪眼汪汪,只觉得无限的委屈!平白无故就被人殴了,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咳咳…天气不错,我去转转…”乐渊轻咳了几声,带着自家三兄弟有多远跑多远,

沐风看着四人的背影咬牙切齿,但却沒办法拿他们怎么样,【哼…别让老子抓到你们把柄!】

“那个…”杜昂也想逃,沐风挥起了爪子对着杜昂就是一个鲸吸掌!

“你想说什么…小杜杜…”沐风将杜昂抓在手里,很温柔地抚摸着他,

“沒…老大去哪,我就去哪!”沐风满脸的鼻血还沒擦去,杜昂这么近距离地看着他,只觉得心里渗得慌…

“嘿嘿…这还差不多…不枉我花了几千两银子救回你的小命…”沐风满意地放开了杜昂,继续享受着两大美女的伺候,

杜昂无语望青天,早知道跟了一个这样的主子,当初他还不如死掉算了,

夏如龙很识趣地站在一边,省得沐风不断提起自己施予的恩惠,

不过他们都知道沐风并沒有真的想要以恩情相要挟,在真正危险的事情上,沐风总会询问他们的意见,

滁州治疗睾丸炎方法
滁州治疗睾丸炎费用
滁州治疗睾丸炎医院
滁州治疗龟头炎方法
滁州治疗龟头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