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治信息港 > 科技

荷塘有奖金征文姬登科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1:21:55

一个寒风凛冽的午后,故家山桃子坪村庄前的荒坡上,拥挤成人群的海洋。罗卜汝地界上十里八村的乡民闻讯而来,争相目睹一场别开生面的赌注。姬登科颇有几分得意,再次躺进黑漆漆的棺材,这已经是他今天第三次躺进去了,如果这次他依然能够生还,他将获得程老爷下注的良田百亩、纹银千两……  程老爷表情木木的,自顾指挥着一群人将已经盖上的棺盖四角用竹签拌上桐油钉了,眼睛不时地睃巡通往村庄的小道。当人们再次用泥土将棺木掩埋正准备鸣枪让姬登科再次发力的时候,一直没有露面的罗阴阳奇迹般的出现。罗阴阳出其不易将随身牵来的一只狗用宝剑斩了头,狗血迅速如喷泉般浇洒在刚刚垒起的坟头之上。在寒气逼人的风中,冒着热气的狗血,汩汩渗入新鲜的泥土,罗阴阳才让人们放响事先准备好的排炮。人们发现坟头的泥土稍稍松动了几下,终没能如先前一样轰然冲开……  姬登科与程老爷签了生死文书,姬登科仗着自己有些法力胸有成竹,却没料到程老爷与罗阴阳早也沆瀣一气。罗阴阳的阴招,硬是让姬登科法术失去了应有的法力。由此,威震罗卜汝十数年半仙半人的姬登科,就这样被消灭了……    一、茅山学法    姬登科,系故家山桃子坪人氏,父亲早年死于非命,自幼与母亲相依为命。母亲何氏原本官仓坡首富霍老爷的千金,姬姓是从外地迁徒而来,在故家山没有什么根基可言,只凭勤巴苦挣小有积余聊以度日。故家山以程姓为旺族,见姬姓一外来户日渐强大心有不甘,故意向姬姓发难,两姓之间纠纷不断。姬姓原本势单力薄,本想息事宁人,谁知树欲静而风不止,程姓一再挑衅,终忍无可忍。  在一次械斗中,程姓将族中傻婴儿弄死之后背在身上,故意与姬父抓扯,扭打过程中谎称姬父把孩子掼死。程姓仗着家族大,程氏一族蜂拥而来,把死婴捆在姬父亲身上,在姬家门前扯起灵棚埋锅造饭吃起大户,要姬父以命抵命。人命官司惊动了余庆县衙,程氏顺势把姬父告了上去,再用银两贿赂了官差、忤作。姬父被关了大牢,半年之后一纸布告将其问斩,姬姓还被罚赔偿纹银数百两。从此故家山姬姓家道中落,母亲带着只有几岁的姬登科相依为命,早些时积攒的家业也损失殆尽。仅留下的几亩姬母出嫁时赔嫁的薄亩艰难度日。  十六岁那年,时常在火石岗放牛的姬登科结识了龙家坝石浪放牛娃黎明斗、曹仲国二人,黎曹二人帮石浪曾姓财主家放牛,姬登科虽然放着自己家里的牛,家境却与曹黎二人并无多大差异。在不断的接触中,三人关系日渐莫逆,效古人结盟之举,在荒山野岭的火石上以茅草当香烛、玉米壳当纸钱,皇天厚土为证义结金兰。三人年纪尚幼,何为结义并不完全明白,但他们却知道一旦结义就是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火石岗山高林茂、怪石嶙徇,一条小道穿行于森林之中,十里之内并无人烟,除往返龙家的人经过此地外,只有放牧伐薪者才会涉入。姬登科原本就生性顽劣、疾恶如仇,再有曹黎二人助阵,更是如虎添翼,三个人时常装神弄鬼,对骑马过往火石岗的富人实施打击,久而久之三人便成为火石的一霸。每每分得食盐、布匹之类,姬登科就骗母亲说自己挣钱从龙家街上所买。母亲原本封建女人,性格内向稍显迟钝,从小接受封建纲常熏陶,不问世事,以为姬登科长大有了本事,个中究竟并不知晓。  火石岗上出现强人的事传到了县衙,委派余庆司高姓千总率兵前往清剿,三人早闻得风声便金盆洗手,让县衙数百官兵扑了空。故家山程姓老爷疑惑火石岗强人系姬登科伙同他人所为,高千总却对几个放牛娃不以为然,苦于没有确凿的证据也只好作罢。姬登科三人觉得如此下去不仅未能惩治邪恶,反而十分被动。三人合计,要惩恶扬善就得学到过硬的本领。听说古人都到茅山学法,可茅山到位于何处却不得而知。三人惩恶心切,刚刚知晓茅山位于东海岸边,便在一个初春的早上与家人不辞而别。他们一直朝着东方,边走边寻问艰苦跋涉,沿途之人每每闻其去向,均摇头称奇。  时过几日,口袋里藏的烤红薯吃个精光,三人在大江边的山巅之上奄奄一息,再也走不动了,本想稍作休顿再往前赶,毫无目的奔走让初心正在遭遇动摇。突然,前山垭口出现座一座庙宇。毁登科心想庙宇通常都会供奉食品,可去聊以充饥。来到庙前才发现,原来庙宇只是一处道馆,馆内一个白须飘逸的老道,道帽之下的容颜十分苍老,无数皱折的脸上,很不规则地镶嵌眼、耳、口、鼻各种器官。老道对三人到来置若罔闻,道馆厅堂之上供有李老君白发飘逸的塑像,他们发现眼前的老者醋似那塑像上的人,越看越像,越看越觉得逼真。  姬登科脑子活,顿然醒悟莫非苦苦寻找的茅山道人就在此?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曹黎二人,二人也觉眼前的老道十分怪异,便认同了姬登科的看法。三人会心一齐向面前的老道跪了下去,异口同声地叫着“师傅”。老者并不理会他们,自顾收起手里的大扫把,径直朝道馆后山拂袖而去,三人见此情景并不灰心,步步紧随尾随而去。老道忽然转声发问:“后有人否?”三人面面相觑,只觉一人身后紧随一人,自然都说后面有人。老道并不言语,又过了三五百米,再转身发问,接连问了几次都得到了他们同样的回答。直到进入道馆后山的密林深处,老道再发问时,三人前后左右睃巡一翻,非常肯定地说:“后面无人!”  后来他们才知道,那是拜师学艺的咒语,喻意跟师学此法术,难免涂炭生灵,必将后继无人。  当知晓个中道理,道家的赌咒已既成事实。半仙半鬼老道不仅教他们奇门遁甲、障眼、移山、移花接木……等法术,还教他们道教所遵循的戒律:不欺弱、不私欲、惩恶扬善、匡扶正义等。光阴荏苒,也不知在大江边的高山上修行多少时日。师傅召见他们,三人跪伏神像之前三叩六拜,十分虔诚。当他们睁开双眼时,师傅却不知去向,面前的塑像很像师傅,连塑身之上衣角的尘土都与师傅的一模一样。三人面面相觑,方才如梦初醒,或许是匡扶正义之心感化了神灵,派老道专为点化等候于此。  三人向塑像叩了三个响头,然后怀揣师傅教授典藏,匆匆下山而去……    二、溪水倒流    回到火石岗的时候,眼前的一切已十分陌生,当年的印迹全然不见,路上的行人也大多不认识。姬登科猛然意识到自己在外面学法已经多年,正所谓人间一日天上一年。姬登科回到家里的时候,眼睛哭瞎的老娘听到声音蹒跚迎来,不由得一阵酸涩直往上涌,连忙上前安抚老娘,收拾残破的家什,计划着开始新的生活。  那时外公已经仙逝,与姬母同父异的舅舅继承家业。舅舅对母亲不念同胞之情,母亲的惨状并没有能够诱发他的善心,还时常与姬姓有深仇大恨的故家山程氏一族眉来眼去。姬登科听母亲说起这些事恨得牙痒痒,没想到小时与自己一起玩耍的舅舅变成了今天的模样。  程氏一族好些年不见姬登科,以为他已经死在外面了,见姬登科与当年一样的年轻朝气,让其大惑不解。与姬登科差不多同龄的舅舅更是不待见这个不靠谱的外甥,他声称姬登科已经死去,现在的姬登科是什么妖魔鬼怪借尸还魂。正是农历五月天气,故家山出现前所未有的大旱现象,满山遍野的田野滴水全无,庄稼地里的禾苗奄奄一息,只有山脚的官仓坡因有固定水源,稻田才淹得清光绿亮。姬登科见家中粮食消耗殆尽,老娘却气息奄奄,挑起箩筐往官仓坡舅舅家借粮去。舅舅面对姬登科矢口否认他是自己消失多年的外甥,就更不要说借粮的事了,称家中几十张嘴等吃饭。姬登科记得父亲在时,舅舅时常在自家滞留一月半载的,父母当他如宝贝看待。没想到世态炎凉、时过境迁,如今父死母弱,自己外出学艺舅舅竟然连亲情也不顾了。  舅舅听说姬登科当年因抢劫入了平越府的大牢,却没想到十余年不见的姬登科回来的时候容貌如同离开时一般年轻,行事风范虽稍有些差异,但那正义凛然的气质却始终没有改变。舅舅甚至觉得这个外甥就是一个怪物,自己要与他保持距离。  姬登科满怀信心地过来,本以为舅舅会念及亲情接济自己,待秋天收成了再如数奉还,不想舅舅却拒绝了,一直有血性的姬登科什么也没说。舅舅家的长工正在插秧,十多个人站在淹得水汪汪的田里,姬登科计上心来,与舅舅商量:“能否把你官仓坡的水借给我,我们山上干旱十分严重?”舅舅觉得这小子真是邪乎,心想你在上我在下,水怎么借给你呢,以为他是为缓和气氛开玩笑呢。冷笑了两声说:“你有本事你就天天来挑呀!”  姬登科料定舅舅中计,他来到长工们插秧的稻田,脱下一只草鞋,用箩筐的绳索系了放进稻田之中,径直往故家山的山坡之上拖去。姬登科前脚刚走,人们看到一股银流顺着他身后紧随而去,人们惊得目瞪口呆,回过神来赶紧用石头堵住水渠,可怎么堵都无济于事。长工把这事告诉了何老爷,何老爷起初并不相信,直到来到水渠边见田里的水真的倒流而去,才一下子慌了神,不知姬登科使了什么邪法来捉弄自己。姬登科装着不知,自顾回到家中开始犁地打田。舅舅急匆匆地往故家山赶去,紧随着一群看稀奇的人也尾随而来。一时间,桃子坪姬家周围挤满了好奇的人,姬登科旁若无人的做着自己的事,舅舅跪在田坎边,甚至把姬登科的老娘也请了出来,姬登科也不予理睬。直到自家屋前的几丘干田也打成了水田,舅舅让自家的长工用秧苗插上,姬登科才到水渠边轻轻地将草鞋挑起来,那源源不断的上流之水才得以中止。    三、造关山坪    官仓坡水倒流之事经人们转颂,姬登科便成了大名人,十里八乡的人都对他敬仰有加。特别是那些穷苦人民,更是觉得姬登科的伟大,许多人家把尚未成年的孩子送到姬登科府上,要拜师学艺,却让姬登科一一谢绝了。自己虽然学得一身本领,可立下了后继无人的毒誓,他不愿年轻后生步其后尘。可此事他不能说得清楚明白,人们就以为他高傲目中无人,把他看作怪异的另类,避而远之。  这一夜,姬登科正在家中睡觉,数月不见的黎明斗、曹仲国二人悄悄来到家中。三人久违相见,互诉衷肠,纷纷曝出自己学艺回来后的种种遭遇,听了姬登科水倒流的故事,都为姬登科惩治了忘恩负义的舅舅而后快。姬登科问起二人的来意,黎明斗讲出了自己与曹仲国和乡亲们前往杨通坝遭遇李氏家族强权欺压的事情。  石浪原本也是鱼米之乡,曹仲国与黎明斗二人学艺之前就靠帮人为生,学艺回来,与姬登科一样遭到人们的非议,都把他们当做邪恶之徒。无奈之下二人前往稍远一些杨通坝李老爷家当长工,二人行事都很保守,谨守师尊教诲,不以私欲施法。李老爷为人霸道凶狠,长工干活早起五更,夜宿月明,还时常吃不饱穿不暖。因一长工不小心打碎了一只碗,就被扣下一月工钱,曹黎二人出面说情,却让李老连座处罚,所有从石浪来的长工都被遣散。曹黎一气之下离开杨通坝李家,经过罗卜汝的时候,想起结义兄长姬登科,便悄悄地来到他的府上。  姬登科的家境虽然寒碜,三柱二瓜的茅屋倒也可暂时遮风挡雨,好在是官仓坡的舅舅知道他的道法,不敢再得罪于他,差人将家中的粮食送到桃子坪,每到除草或别的劳作季节,都让长工帮他一起干活。这时的舅舅不仅认下姬登科,还以有这样的外甥而荣光,时常以我外甥是谁谁挂在嘴边,狐假虎威。比起两位兄弟的处境稍好一些,姬登科原本就是爽性之人,听了二位兄弟的遭遇之后,心生一计,一定要替他们出这口恶气。  姬登科的想法与二人不谋而合,在来的路上黎曹二人已想过这个计划,只是二人行事谨慎,想征求大哥意见,顺便让大哥给他们一些底气,为此三人甚为欣喜。正好当夜大雨瓢泼,三人匆匆吃了饭菜,神速赶往罗卜汝与杨通坝之间的关山坪。黎明斗与曹仲国负责将关山坪山顶的大小山丘推平,修造成一口天池,朝杨通坝的方向开凿四十八道水渠。计划待天池之水堵到水位时,再将四十八道水渠同时开启,让汹涌的洪流荡平杨通坝的村寨。相比之下,三人中姬登科法力更为高强,他负责将杨通坝前方的一座小丘赶往阁老坪山谷窄处,将关山坪泄流下来的洪水堵截住,欲将杨通坝淹成了一片泽国。三人各施其责,快捷出手,约定抢在鸡叫之前完成他们的宏伟计划,他们的法术一听鸡叫狗吠便迅速失去了法力。  他们的举动让观音菩萨发现了,在空中发出了几声鸡鸣,他们的法力顿然失效,赶山泄洪计划也就此作废了。关山坪的主峰已经被削为平地,那些尚处在推运中的土堆便凝积成无数的山丘,赶往阁老坪的小山堡也孤怜怜地立于沟谷之中…… 共 476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核桃仁炒韭菜治疗勃起功能障碍
昆明治癫痫好的专科研究院
诱发成人癫痫的原因有哪几个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