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治信息港 > 旅游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第6章 当死人还是懦夫?

发布时间:2020-01-16 21:35:53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第6章 当死人还是懦夫?

第二个异鬼静悄悄地从树后阴影里冒出来,与前一个长得几乎一样——就像穿越前对一些欧美人脸盲一样,艾格无法分辨它们之间的差别;随后是第三个、第四个……穿越者的心飞快地沉向谷地;当第五个惨白的身影进入他的眼角余光,男人浑身的血液都仿佛凝固:有什么地方错了,难道不该只有一个吗!

等等,出手杀死威玛的可能只有一个,但出场的有几个,他确实没这方面的印象了!

没时间考虑到底是所穿越到的世界故事进展与剧情出现偏差还是自己的记忆出现错误,现在有一个更迫切的选择摆在穿越者面前。如果只是一两个异鬼,他可以依仗龙晶匕首的存在鼓起勇气一战,但现在敌人的数量远超己方——龙晶匕首也许确实能杀死异鬼,但持有者可没什么出神入化的身法武技,拿着一把玻璃匕首大杀四方将出现的魔法怪物全部杀尽?怎么可能!

(是当几秒英雄然后倒在鬼影森林这个无名小洼地里并被异鬼复活成为死人大军的一部分,还是……)

心中的念头转了不过半秒,艾格做出了抉择,他停住了冲向威玛的步伐,扭头毫不犹豫地拔腿狂奔,出于道义也为让自己心里好受一些,更是为了向在不远处看马的盖瑞示警,他在转身的刹那大吼出声:“别上,跑!”

“懦夫!”年轻贵族的怒吼夹杂着长剑破空的呼啸在穿越者身后响起,罗伊斯已经与面前的诡异来者靠得太近,没有时间、没有余地也没打算转身逃离,精钢锻造的宝剑与异鬼手中的半透明武器交击,却没有如威玛想象的那样将其击碎,而是发出一种接近人类听觉频率上限的、又高又细、像是动物痛苦哀嚎的尖锐声音。

其余异鬼没有插手,他们伫立旁观,对战斗结果没有丝毫担忧。其中一名看向艾格奔跑的背影,用如同指甲划黑板般的刺耳声音说了一句穿越者听不懂但明显有具体含义的句子,另一名异鬼微微点头,提着手中武器向逃跑者追来。

……

身后,玻璃开裂般的尖锐碰撞声响起了一次又一次,回荡在密林间惊起漫天飞鸦,再过几秒,在罗伊斯一声“劳勃国王万岁”的怒吼中转变为瓶罐碎裂似的清脆炸响,随后就是年轻贵族的惨叫。

艾格没有回头,而是加快脚步。

血液的脉动冲击着耳内鼓膜和灵魂,让他已难以听清外界的声音。无论是穿越前还是穿越后,他都从未与死亡如此接近过——身后这帮怪物比最凶残的杀人犯或恐暴分子都可怕,它们唯一的目的就是杀死自己、用自己的尸体壮大它们才刚刚开始成形的死人大军,这是冰与火、生与死争夺本世界主导地位的较量,没有转圜的余地、不死不休。

穿戴的软甲、外披的动物毛皮以及手中的钢剑……在亡命的狂奔中,一切身外物都显得如此沉重,艾格几乎是强迫自己忍住扔掉武器的冲动。为了生存而逃跑,和完全吓破胆地抱头鼠窜,毕竟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竭尽全力的奔跑让他的脑部轻微缺氧,而年轻贵族的惨烈尖叫又回荡在深夜的林中,混杂着艾格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让他感觉周围的一切都模糊起来,自己是否又在做噩梦?也许等自己醒来,会发现自己依然躺在黑城堡游骑兵宿舍的床上,背后汗湿一片?

地上有一层积雪,积雪下有水洼、石块……来时可以小心地摸索着前行,现在逃命哪有这功夫?昏沉间,他脚下踩到一块圆石,身体顿时失去平衡。大地迎面而来在艾格眼中飞速放大,他摔了个难看的狗吃屎,面部磕到积雪中的树根枝丫,火辣辣的生疼。

刹那间,过往的一切都如幻灯片般重现在眼前,从有记忆起的嬉戏打闹……到入学、毕业、参加工作、找到女友、准备建立自己的家庭,就在这当口上,自己穿越到了这该死的世界里,又碰巧不巧地跟着威玛·罗伊斯这扫把星出来巡逻,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居然还摔了一跤,一切的一切……难道注定今天就是自己的死期?

自己在继成为穿越者守夜人后,说不定又会再成为第一只穿越者尸鬼?真是黑色幽默……

“轰!”一声巨响把他从回忆里拉回现实,脑海中他已经粗略回忆了自己的一生,但现实中他的脸部才着地不过一秒,积雪让他摔倒,但也缓冲了他与地面相碰的冲击力,脸上虽疼,但整体并无大恙。

艾格觉得自己还有救,奋力支起身子,并立刻找到了巨响的来源——在他逃跑方向正前方的一棵笔直松树上,插着一柄环绕着淡淡蓝光的冰剑,与惨白月色相互辉映显得诡异而恐怖。它插入松树的力道是如此之大,有半米长的一截已经深深埋入了树干中。

***

(如果他刚刚没摔那一跤,此刻就该被这漂亮的半透明魔法武器钉在树干上了。)

前一刻艾格还为这一失足而心如死灰,下一刻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庆幸。感谢旧神,感谢七神,感谢光之王、千面之神或是任何乱七八糟的神……他发誓,如果自己能活着回到长城,等以后发达了,会给维斯特洛乃至整个冰火世界的每一个神都捐一座宏伟的雕像。

但现在,他得抓住这幸运一摔带来的活命机会。艾格撑地爬了起来,终于忍不住向背后望了一眼,罗伊斯的惨叫已经停止,在十几米外那个威尔几分钟前带自己翻越的小土坡上,一个灰蒙蒙的人影静静伫立,用渗人的尖啸语调念叨了句什么,仿佛在为自己这完美的一剑没掷中目标而咒骂着什么。

曾几何时,他还被友制作的用中央台体育频道标枪比赛的讲解配音乱入“异鬼以冰矛射杀火龙韦赛利昂”片段的鬼畜视频逗得俯仰大笑,谁想世事难料,他今日竟也享受到了这足以屠龙的豪华攻击手段,该感到荣幸还是讽刺?

月亮依旧静静地挂在漆黑深邃的天幕上,艾格与不远处追着自己而来的那名异鬼四目相对,心中一动,忽然意识到:这个追来的异鬼……此刻没了武器。

对面这只异鬼投向自己的是冰剑而不是冰矛,艾格也不知道他是否就是日后攻击白龙韦赛利昂并将其杀死的那一个……穿越者下意识地捡起钢剑与其对峙片刻,但最终压制住了“能反杀”的感觉——自己并不知道异鬼是否还有其它手段,更何况就算能杀死这一只,土坡那一面还有料理完威玛·罗伊斯后腾出手来的更多异鬼。

比起杀死一只异鬼的诱惑,他更看重自己的性命。

瞥了眼身旁树干上插着的冰晶长剑,自认没力气将其拔出,艾格又盯着对手看了一秒,在确定它不会施法凭空再变一支冰矛来射杀自己后,转身继续逃往之前四人牵马的方向。

……

“发生了什么?”盖瑞远远看见艾格便高声问话,他听到了威玛的惨叫,已经解开缰绳骑到马背上做好了逃跑的准备,如果艾格再晚出现几秒,这位老兵就会带着四匹马直接溜之大吉了:“威玛和威尔呢?”

“异鬼!”艾格上气不接下气地奔到牵马的树边,扯过自己那匹马的缰绳,手脚并用地爬了上去:“跑!”

“异鬼?”盖瑞瞪大了眼睛,张嘴看着他身后远处:“是……追着你那个吗?”

艾格悚然,扭头回望。昏暗的密林间,异鬼的身影其实很难被辨认出来,但它手里所握冰剑反射的月光和一双闪着幽幽蓝光的眼睛实在太过显眼……那个身影再次举起手臂,蓝光一闪。

“趴下!”艾格在意识到不对的瞬间就大吼出声,同时死死伏在马背上。

老兵毫不犹豫地照做,这保住了他的性命,冰剑贴着盖瑞的皮帽飞过,把威尔的马爆头后仍余力未尽,砰地一声打在罗伊斯牵马那棵树上,在巨响中把树干撞的木屑横飞,树冠上的积雪在震动下滑落,哗哗打在两名守夜人和四匹马身上。

这是怎样的力量?

死马轰然倒地,剩余的三匹马都受惊啼鸣起来,盖瑞骑着那匹前蹄高高扬起几乎将他掀下来,老兵拼力抱住马颈才度过危机,但手里所牵威玛的战马却一下就挣脱开跑得无影无踪。两人狼狈而惊恐,没心思抖落身上的积雪更没打算追回惊马,一踢马肚,头也不回地向南逃去。

——

大庆中医院
岳阳市第三人民医院
长治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疗好
治疗牛皮癣医院浙江哪好
台州医院治疗男科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