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治信息港 > 美食

好一场云想衣裳花想容的大唐梦评陈凯歌深

发布时间:2019-02-02 03:04:11

  好一场“云想衣裳花想容”的大唐梦评陈凯歌作品《妖猫传》

  《妖猫传》海报《妖猫传》中“极乐之宴”的豪华场面,据说是花费六年时间打造的陈凯歌导演    A06版封面文章》 牛角一   在电影《芳华》上映之前,冯小刚在接受采访时说过一句话,我的电影生涯,前十年是顺流而下

好一场云想衣裳花想容的大唐梦评陈凯歌深

,后十年是逆流而上。

  这话也可以转赠给陈凯歌,只不过顺序需要调换一下。

  陈凯歌的电影生涯,前十年是逆流而上,后十年是顺流而下。

     在贺岁档期,陈凯歌的作品《妖猫传》上映了,这是一部评价非常两极分化的电影,喜爱者看到了绚烂的大唐盛世,厌恶者则看到了这盛世繁华背后的浅薄,有一位友评价说:陈凯歌这是想证明自己也能导自然“心底无私天地宽”奥运会开幕式吗?这评价并不比当年那场“血案”更厚道,但如今的陈凯歌大概不会跳着脚骂对方无耻了。

     20多年前,陈凯歌凭着《霸王别姬》站在了中国电影的,位置比张艺谋还要高那么一点点。

  然而,这部电影竟是陈凯歌的,这之后,凯歌导演就掉头下山,一去不返。

  回顾《霸王别姬》,编剧芦苇感叹:“我当时觉得中国电影真正的创作从《霸王别姬》开始了,哪曾料到它成了终点。

  这部既是开始又是终点的电影,印证了中国文化人在创作上的短命是规律性的,大多数人都是偶尔露峥嵘,然后就一蹶不振地去了。

  所以我以为眼前一片坦途,大有胡风当年说‘时间开始了’的那种感觉,实际上只是春梦一场。

  ”所谓成也《霸王别姬》,败也《霸王别姬》,这是后话,按下不表。

     看过《妖猫传》之后,老导演谢飞提出疑问:“为什么许多过去创作出传世经典的、极富才华的创作者,如此用心、用力,包括巨额的用钱,拍出来的作品却常常不尽如人意?不仅票房、评论不如预期,更谈不上流传下去成为时代经典。

  是个人出了问题?还是环境出了问题?”我觉得两方面都出了问题。

  二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妖猫传》,贴切的就是李白那句“云想衣裳花想容”。

  这首可能是李白的创作生涯里鸡肋的诗,却贯穿了整部电影,这就尴尬了,不但李白尴尬,白居易更尴尬,而尴尬的,还是这部影片。

  当观众们酝酿好情绪,等着凯歌导演奉上一曲“黄河之水天上来”时,终看到的,却是“云想衣裳花想容”。

     用现在的话说,这就是一首“歌德体”诗歌,是李白拍马屁换功名用的。

  没看电影里李白都哭成啥样了,按照我的理解,那都是委屈的泪水。

  李白深知,这首诗一出,自己诗仙的人设可能就崩了。

  没办法,李白只好以酒遮脸,从温厚长者高力士身上找回尊严。

     不妨回到历史现场,看看李白的心路历程,一开始听说天子召见,以为自己天大的才华终于得到赏识,留下一而不是遗忘;句: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何等的狂妄自负。

  等到了宫廷,发现人家只是想招揽一个御用文人调剂生活,用李商隐的话说: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

  然后,就有了那三首捧屁诗,当然,李白毕竟是李白,命题作文也超过了多数诗人的代表作。

  宾主不欢而散,李白黯然离去:“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虽然说多数诗人一辈子写不出云想衣裳花想容,但这里面肯定不包括白居易。

  或许白居易真的生活在李白的阴影下,但肯定不会被这句诗虐得死去活

定制app价格
宁波多媒体教学设备
四川照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