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治信息港 > 金融

从骑士到皇帝 098.南北硝烟起

发布时间:2019-09-20 15:53:07

从骑士到皇帝 098.南北硝烟起

上安农行省地形呈现南北纵向,南面接壤雅高行省,北面则是墨兹行省,墨兹往上则是诺曼行省。而上安农行省东面则与申根行省,普列行省,多姆行省三地接壤。

波尼从格勒出兵北上后,潘尼已经控制多姆行省一半地方,剩下的一半被达卡郡-其南伯爵-“其南-冯-菲力”掌握,经过商谈,其南加入南军,这使得南方五省中的两省已被波尼掌握。

新历四一六年十月二十日,南军继续推进,跟王军在普列行省作战,双方互有胜负,南军退回多姆,后分兵三分之一,转往多姆行省左方的雅高行省,支援当地的南军盟友。

而王军则分兵往东,在东部孚日行省大败萨克森的入侵军队,使孚日南边的马赛地区解围,重新连接己方势力,并一起对多姆行省发动攻击。

这次却换成王军失利,南军的骑兵部队,发挥了在平原地区的优势,王军大败,又全面退守中部的普列行省,而南军则进入了普列行省跟上安农行省交界。

这时摆在南军面前有两个选择,一是直行,从普列,申根,挺进王都,但这条路,要过山道,虽然时间快一些,但整体行军不便,于是波尼把部队改为方向转往上安农行省内。

到了十一月五日,南军已经劝降了半个上安农行省,这使王都里消息灵通的商人,官员和贵族们已做改换门庭准备。

而在三日前,王军大部先一步就来到上安农行省北部-德恩郡。

王军派出的侦查人员得知,以波尼为首,潘尼,山迪,萨汉三兄弟及各路领主的兵力加总,约有两万七千人,其中一万七千为步兵,五千为重骑兵,两千为弓兵及三千长枪兵。

而他们自身只有一万三千步兵,三千混合军及来自-“西里王国五千长弓手”,主帅为国王阿德里安。

西里选分为两派,两路开战,一派南下打“圣父之战”,一派西进支援阿德里安的“讨贼之战”。

兵力差距使地形极为重要,南军来到后,两军就会隔着一条河流对峙,河面两里外,是一处普通的半圆石墙要塞,再过去五里就是德恩郡主城,,而河流左面则有树林,右面是极为空旷的平原。

王军抢先占得地利,把森林跟河岸旁都设下高塔与栅栏,并屯兵要塞。

十二月八日,潘尼的先锋军来到此地,为了抢夺森林与河岸,发动攻击,半日酣战,得了小胜,但王军故意诈败,引得潘尼全军出动,想把要塞抢下。

贪功冒进,兵家大忌,波尼主力未至的情况下,加上王军的外援-西里长弓手中,出现一位极强的武人,这人额上有一小十字胎记。

“安伯,你能射到敌方大将吗?”领军支援的西里伯爵拿波仑道。

“是高手。”安伯把额间头发拨开,漏出小十字胎记,他长相清秀,瞳若宝石,充满圣洁之气,若是不熟之人,定会认为他是个不犯杀戒的虔诚教徒甚至天使。

“所以?”

“三箭。”

安伯语毕出手,他身后的长弓手也高举臂膀,二百支箭雨齐往潘尼面前射去,安伯一箭绝尘,在飞至半空时,他的第二支箭也出了,且后发先至,竟跟上上一波箭雨。

射完第二箭,安伯第三箭又架在弓弦欲发,接着又放松。

“怎么了。”拿波仑道。

“被他逃了,救他的骑士马术很好,左右飘移,只有五成机会。”

“这么大机会,你不射?那可是敌方主将!”拿波仑暗道可惜。

“那人已经废了,不必白费力气。”安伯转身离去。

以少打多,加上主将受伤,这一仗使潘尼部死伤严重,几个信赖的老臣也都战死或被捕,哲别一人双马,带着受重伤的潘尼逃出,得胜后,王军连夜又修建新的防御工事

,把壕沟挖深,要挡住之后南军骑兵阵。

待波尼大部现身后,南军小攻一回,看见西里王国的长弓手箭雨,不愿强攻,想引诱王军出来决战,但不论怎么讨衅,阿德里安一律不以理会,对两方而言,粮食支出都十分巨大,近五万成年男子在战场,加上马匹牲口,就是光吃土,三天就能把此地吃出一个湖面来。

波尼深知这一仗只能硬推,过去就一马平川,如果再绕方向,太费时费力。于是他准备亮出一张底牌,在战场燃起一道黑烟,通知某人尽快行动,用尽办法,说服王军出战。

……

……

王军大帐。

阿德里安经过化妆师巧手施工后,病态且黑气覆盖的脸庞成了一张还算有生气的白脸,

他召见诸将入账,位在前的是三子平勒,四个还活着的儿子中平勒是他次要宠爱。这次出征,他带了长子坤克跟三子平勒,留下残疾的次子乐乌与疼爱的幼子阿孙鲁。

平勒被阿德里安派往东面,跟自己得力亲信一同对付萨克森军队,两倍军力优势下,却全军覆没,差点影响到王军主力动线,后来再派通晓武艺的长子坤克督战,总算把战况扳平。

而阿德里安也找来西里王国作为外援,引进西里王国长弓兵,西里王国跟高卢王国把萨克森给夹在中间,这给勾结波尼的萨克森王国压力,让它必须分兵东西两面,不能再对马赛行省造成压力。

“我想继续守城,你们意下如何?”阿德里安说完后,先看着平勒,平勒被父王点名,却闪躲不应。

他伪装成死人,才从战场上逃回来,刚回来的时候,看见刀剑就腿软,现在,军中号角吹响,战马高鸣都能使他能吓得失禁,他不再对战争这种游戏感兴趣。现在,画**,看喜剧,品烈酒,猎鸟雀才是他追求的人生至美,王位看要老二还是老大来,他都没意见,日后给他封个公爵便是。

“一场战,就把胆子吓破。”阿德里安心中叹气,这一叹气,王位再也不可能给平勒。

“华尔登你是副帅,你觉得如何?”阿德里安转问别人。

场上还有西里部队,几个西里王国贵族也一起列席,以拿波仑为首。

“陛下智计过人,自您领军调度,不但打退了东面萨克森,缓解东南危机,北面的诺曼大公,也因为您让四王子(阿孙鲁)跟跟盎格里公爵之孙女订婚,使诺曼大公不敢妄动,现在只要拖垮波尼,我国就会风平浪静,所以我支持监守。”(注1)

陆续有人发言,也全都赞同守城,只剩几名北地领主尚未表态。

“约翰,你认为呢?”

“陛下,我不同意,北方就不说了,除了诺曼大公不安份外,还有更北境,来自那维亚半岛的丹麦人海盗。一周前,我的领地来信,大批海盗趁我们内战,南下强夺财物,我把人手都带来参战,其他中北方领主也是如此,大家的城堡兵力都不足,对海盗来说天赐良机,若我军一直跟叛军对峙,那这些人就会把我们的财物,都搜刮干净。

这中年领主是约克郡伯爵,他是兰德尔童年朋友-古丁的父亲-“约翰-冯-戴维斯”。

(注2)

“这是必要牺牲,一点财物,可比王室的安危轻多了。”一位领主也附和约翰道。

小孩便秘怎么办吃什么
二岁半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功能性消化不良调理
孩子消化不好怎么办
贵阳的治疗白癜风医院
黄山治疗遗精费用
秦皇岛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湘潭做上睑下垂手术费用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的网友评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