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治信息港 > 金融

王绍光反对派的小算盘其实大家都心中有数

发布时间:2019-09-22 06:01:08

王绍光:反对派的小算盘其实大家都心中有数

【4月22日,香港特区政府公布政改方案,规定到2017年一人一票普选特首,采用一轮简单多数。这些规定会对香港政制产生什么影响?未来香港会走向何方?方案公布后,连线香港中文大学教授王绍光,请他谈谈对此次香港政改的看法。】

:根据方案,全港有资格选民一人一票普选特首,无需过半数票。您怎么看待这个方案?

王绍光:一人一票普选特首基本上不是争议点,现在的争议点是候选人由谁选出,到底是政改方案中规定的提名委员会,还是反对派坚持的由公民推举。放眼世界,我们可以看到,在任何国家的选举中,候选人都不是由全民推选出来的,不是说我想当候选人就能当候选人。其实香港所谓的“民主派”自己也很清楚,世界上没有几个国家真正是完全没有任何筛选提出候选人。在西方国家,竞选是需要金钱支撑的。金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没有大笔金钱在握,是不可能成为终候选人的。这就是一种没有筛选的筛选。说到底是资本在控制候选人的筛选。

香港反对派要求“公民提名”,其实他们并不是真正要公民提名,世界各国的选举制度也很少用所谓“公民提名”。说到底,香港反动派要的是他们自己提名的同党能够“出闸”,当候选人。只要他们自己的人可以出闸,有没有所谓“公民提名”其实对他们并不重要。这个小算盘其实大家都你知我知,心中有数,不像表面那么冠冕堂皇。

说到一人一票,听起来很美妙。它假设,所有合资格选民都会以同样的热情参加投票。但现实不是如此。近年来,西方各国的投票率一路走低,很多人不参加投票,要么觉得投票没有用,要么不知把票投给谁。政客并不在乎那些不投票的人,不投票在政治上等于零。各项调查表明,占有资源越多的阶层投票率越高,占有资源越少的阶层投票率越低。不少时候,投票率低于50%;当选者的得票率低于50%;结果由那些只拿到一、两成左右选票的人当政。

如果按照香港这个政改方案,2017年次普选特首,投票率也许会不错,但是这个体制内耗非常大,搞过几次之后恐怕也很快会感到失望的。

:您曾经提到,西方式的“选主”不是真民主。如果普选推行下去,会把香港带向那里?

王绍光:如果实行行政首长与立法机构双直选,很可能会出现体制内部的不和谐问题。这将形成一个“总统制”的架构。一般而言,总统制比议会制更容易造成政治僵局。更麻烦的是,香港的选举制度必然导致多党制,而不是两党制。多党制搭上总统制,会形成一个非常紧张的架构,遍布所谓“否决点”,运作将十分困难,很容易出现各政党之间、立法与行政部门之间相持不下的僵局。

:推行普选,会不会让香港重复西方的老路,陷入冗长的民主过程中,干扰了正常的行政运行?

王绍光:“冗长”本身不是问题;问题是“冗长”没有意义。如果实行行政首长与立法机构双直选,到那个时候就会出现大量的僵局,为了一党之私,千方百计地阻碍对手施政,完全不顾及香港普通民众的整体、长远利益。反正你不让步我也不让步,任何法案都过不去。其实,香港近年来已经出现这样的局面,在一些关系香港整体、长远利益的问题上,难以决策,甚至无法决策。政府提出预算案,反动派一口气提出几千个修正案,目的不是为了提高预算案的质量,而是为了拖住预算案,让它无法过关。这种“冗长”便属无益、无聊、胡闹了。香港民众终将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今后这种局面还会大量出现。

:周末,反对派将开展“反831政改”宣传战。这意味着新一轮的民意争夺战将再次展开。就您掌握的情况来看,香港目前的民意指向是什么样的?

王绍光:这个我倒没有什么奇怪的,香港的民意争夺一直在持续,从来没有结束过,也无所谓开始。现在有所谓的反水客、反自由行,其实香港和内地的对立关系只存在于一部分人中间,这种非常极端的“港独”、反水客游行的人,应该不会超过200人,他们无非是引起的媒体关注比较多,但在日常生活中,我觉得他们确实是很小的一部分人,内地也没有必要草木皆兵,这样他们反而会得逞。

怎么做微商城
分销管理软件
微信小程序案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