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治信息港 > 汽车

我在你下面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9:32:22

李肃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求学,他租住在老城区的一间平房里。他是中规中距的人,白天去上课,放学回来就是在简陋的房间里看书或玩手机。这晚,他照常躺在床上玩着手机,他的手机有蓝牙功能,闲极无聊他就搜索起来,搜索完毕名单中多出一个叫“幽蓝灵魂”的名字。手机提示输入密码,李肃随便输了个“123”,没想到竟然连通了。紧接着,手机提示对方要求传输文件,是或者否,李肃按了“是”。  这是一个视频文件,里面出现的都是木偶人物。首先出现一个女孩,她跳了一段舞后,出现了一个男木偶,于是他俩一起跳舞。此时画面一转,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女孩在跑步,跑了很长的一段路,她们似乎都很高兴。然后三个木偶一起跳舞,跳了没多长时间,有个女孩不见了,又成了一男一女两个木偶跳舞,一直跳到视频结束。李肃感到莫名其妙,给对方传了几首歌,对方接受后,就再没了回信。  蓝牙的波及范围很有限,这个人很可能是他的邻居。住在他隔壁的是个女孩子,这个女孩身材修长,皮肤像雪一样的白,特别令人瞩目的是她那一头长至臀部的黑发。风一吹,左右飘洒就像扭动的蛇了一般。在这中性社会里,这种长发是很难见到的。找了个机会,李肃问那女孩:“你是不是幽蓝灵魂?”女孩疑惑地说:“什么灵魂?我叫刘语。”李肃尴尬地把话岔开,说了些别的事情,两个人就这样认识了。  这天晚上,幽蓝灵魂发来一个文件,李肃打开文件,一个女子凄凄楚楚的哭声从话筒里传出来。这哭声在寂静的黑夜里显得格外刺耳,李肃赶忙把文件关掉,浑身打了个激灵。可刚把手机放下,哭声又从听筒里传出来,奇怪了,他已经把那文件关闭了。他拿起手机把电池扣了下来,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哭声倒是停止了,可李肃总感觉屋里有什么不对劲。好像有什么东西跑了进来,躲在阴影里在窥视他。他打开收音机听起了音乐,欢快的音乐声让他的心情逐渐平复下来。他自嘲道:真是自己吓唬自己!可在音乐声中似乎还夹杂了别的动静,那种声音听得让人心寒。李肃关掉收音机,那声音也跟着停止了。  有次李肃录了个音频文件,问幽蓝灵魂,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顷刻,对方发回来一个音频。她回答:“我是鬼,我要报仇。”李肃问她在哪里。她答道:“我一直和你在一起啊,我就在你的下面!”李肃听得头皮都发麻,嘴上却说:“既然来了,就出来见个面吧!”她回答:“还是不出来了吧,我怕我吓到你!”李肃说:“没关系,知道你们女鬼都是活雷锋,心肠好着呢,如果可能的话,我们还能来个‘人鬼情未了’的续集呢!”“是吗?那我出来了,你可不要害怕啊!”她答道。  等她说完,李肃就听到房间里有异常的动静。他想起来了,这动静和上次听收音机时的动静一模一样,就好像是指甲在地板上挠的声音。李肃汗毛倒立,循声找去,还真就在自己床底下。可能是老鼠,李肃对自己说。可那声音太刺耳了,挠得他心慌意乱。李肃于是说:“别开玩笑了,你是刘语吧?我就知道会是你!”对方回话:“别提那贱人,我没有她卑鄙无耻下流龌龊!”说完挠地板的声音突然变成了敲击地板的声音,似乎她被激怒了,想要破土而出。李肃一慌神,手机掉在了地上……  贱人?李肃感觉这件事与刘语有莫大的关系。李肃辗转难眠,好奇心驱使他非要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不可。他暗中跟踪刘语,发现他与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孩交往密切。闲谈中李肃知道,那个男孩叫罗毅,是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在一家不错的公司上班。他和刘语是在一家饭店认识的,罗毅把她当成了另外一个人。刘语还谈了她的一些家事,她说她家就她一个孩子。  这晚回家,李肃隐约看见有一个人坐在床上。李肃惊道:“你是谁?”灯未拉开,房间里很黑。但那个人缓缓转过头来时,他还是看清了她的面目。她的脸泛着幽幽蓝光,就像元宵节的纸人灯一般。这个人竟然是刘语。刘语直视着他,嘴巴开合着,似乎在说着什么。李肃又好奇又害怕,仔细聆听,却听不清她在说什么。李肃猛地拉开了灯,刘语突然不见了。幻觉!李肃低语道,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这几天,他感到精疲力竭,他想把这件事情尽快做个了结。他坐在床上,木床“吱呀”叫了一声。他感觉到床底下有什么东西,他俯下身子向床底看去。床下除了几条塑料袋,一只臭袜子和一层的灰尘外一无所有,他长嘘了一口气。可他刚直起身子,床底下就又传来了刺耳的挠抓声。李肃忍无可忍,移开床,找来了工具,看看底下到底是什么东西。挠抓声立即停止了,李肃挨个敲着地板,他发现有一块地板下面是空的。他找来锤子、錾子凿起了地板。随着地板缝隙的扩大,他感觉到嗖嗖的冷气从里面冒出来。还闻到一股尸体腐烂的刺鼻气味。里面窸窸窣窣,不知什么东西在里面。  整个地板终于凿了下来,现在是揭开谜底的时候了,李肃既兴奋又害怕。他深吸一口气,掀开了地板。地板一打开,一双绿莹莹的眼睛就盯住了他。李肃吓得连退的几步,仔细一瞧才发现是一只硕大的老鼠。这只大老鼠有小猫这么大,牙齿比兔子的都长。奇怪的是,这只老鼠只有一只爪子,另外三只不知道是先天就没有还是后天被人铲了去。李肃奇怪,就这一条腿的老鼠怎么能长这么肥,一定是它的鼠子鼠孙每天来喂它食。它肥硕的身体下压了一样东西,李肃看不清晰,只瞧见一个黑黑的角。李肃拿铁掀把老鼠挑出来,这只老鼠穷凶极恶,咬得铁锨格格地响,那挠抓的声音一定也是出自它之手。他把这只硕鼠扔了出去。  底下是一只木匣子,发出一股霉烂的气味。里面空空荡荡,只装了几张照片。照片上是一对双胞胎女孩从小到大的几张照片,看到,李肃突然回想起那个木偶跳舞的视频。他灵光一闪,似乎明白了什么。这天他拦住刘语说:“我已经知道事情真相了,我劝你还是主动投案自首,争取个宽大处理。”刘语疑惑地问:“你在说什么?”“你不要装了,你有一个双胞胎的姐姐对不对?你和你姐姐从小一起长大,你姐姐有的东西你也一定要得到。长大以后,你姐姐找了个很好的男朋友,你却处处比不过她。于是你妒忌心起,杀死了你姐姐,取代了她的地位,把她的男朋友夺了过来。但你万万没想到,你姐姐冤魂不散,托付我找出杀她的元凶!这个人就是你,是你杀死了你姐姐!”  “我姐她死了?”刘语犹如五雷轰顶,震得她瞠目结舌,半天反应不过来。她伤心地说:“我骗了你,我是有一个双胞胎的姐姐,叫刘言,可我俩已经很长时间没联系了,更不知道她会出这样的事。我们在一起度过一个很快乐的童年,随着父母的离异,我俩也分开了。分开后我们也时常联系,但时间一长,我们联系的越来越少了。可能是忙着工作,忙着恋爱吧……”  不是她?那是谁害死了刘言?是他!一定是他!李肃说:“我知道了,一定是罗毅害死了你姐姐!你们次见面的时候,他把你认成了另外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你姐姐。是他害死了你姐姐,然后再和你在一起的!”“我去报警!”刘语说道。李肃拦住了她:“不要去,这只是一个推断,是不是他杀的,我们还要再试探一下!”  罗毅回到家,看见刘语坐在客厅里。“你把头发剪了!”刘语不说话,拿着梳子一下一下地梳着他的短发。罗毅感觉什么地方有点不对劲:“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啊?”刘语还是不言语,冲着他嫣然一笑,幽幽地说:“你仔细看看我是谁?”罗毅迟疑了一下,惊道:“你,你是刘言!你是人是鬼!”“你说呢?”说着,刘言的眼里流出了两行血泪。罗毅冲过去,抱住了她:“不管你是人是鬼,我都要和你在一起!你要是当初能听我的话,就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了!”罗毅呜咽着。李肃从侧屋走出来,说道:“刘语,看来事有隐情,我们应该好好地听他说一说。”刘语擦掉红药水,说道:“我觉得也是。”  罗毅说,他和刘言是大学同学,在学校恋爱了三年。毕业后,刘言逐渐变了,她变得物质起来。喜欢攀比,虚荣心极强。罗毅满足不了她,她就找别人。为了满足物欲,不惜做别人的二奶。她越来越堕落了,整天地泡在酒吧里,而且还吸上了毒。听说她有次半夜醉倒在回家的路上,那时正值数九寒天,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她的脸正好磕到一块冰坨子上,等人们发现她的时候,她的脸和那块冰已经分不开了。罗毅不能忘情于刘言,在遇到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刘语时,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爱上了刘语。   李肃听了之后久久不语。他想,也许刘言做鬼之后终于悔悟了,看到妹妹刘语跟罗毅在一起,心里不平衡,才会说出那样恶毒的话吧?  这天晚上,李肃用蓝牙对幽蓝灵魂说:“我知道你是刘言,你的事我已经全知道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请你以后不要再打扰我了好不好?”不一会儿,李肃收到了一个音频,只听刘言歉意地说:“不好意思,以后不这样了!只是,我自己在下面太闷了……”李肃舒了一口气,想道,下一个她会找谁呢?   共 340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囊肿临床诊断方式有什么
黑龙江治男科专科哪家好
云南专治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