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治信息港 > 网络

至尊透视眼 第1783章 一个怪人

发布时间:2019-09-25 16:47:53

至尊透视眼 第1783章 一个怪人

。我不懂茅山法术,没办法用灭灵钉将你的天灵盖钉着,让你永远没办法投胎转世。l小说]”

陆小姐坚定道:“我绝对不会反悔,马家父子我早就不想侍候,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请说。”

“假如有一天,你真的将马家父亲打倒,必须要留他们活口。”

“我可以问为什么不?”

“这几年来,尽管我一步步得到马家父子的信任,但是他们在我身上的所作所为让我觉得呕心,所以我要让他们跪在我面前跪舔-我的脚。”

“哈哈哈……”苏哲突然笑起来。

“你为什么笑?”

苏哲转过身往门口走出去:“就冲着你这个理由,我一定会让他们父子活着跪在你面前。”

看着门缓缓关上,陆瑜身体一软,坐在床上。

她摊开手,手心满是汗。

尽管苏哲从进来到离开都没有表现出一点让人可惜的表情,但是陆瑜心里还是感到恐惧。

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但做出的决定,她知道是对的。

……

“不去会一下马上道?”离开的时候,狼王问道。

“暂时没必要,我们的目标是毛天命,马上道是他的目标。如果我们提前与马上道碰面,毛天命觉察到,要么提前下手,要么是马上道躲起来。这样子,对我们没有好处。”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目前他们只能够利用这个办法将毛天命引出来。

按照续命膏失效的时间,就是这两天了。

陆瑜能否起到作用,苏哲并不在意。说白了,陆瑜这颗棋子,她的存在只有一个作用。

就是毛天命出现的时候,她可以给他打个。

只要解决掉毛天命,就可以顺带解决马上道。让他们父子浪跳这么久,该是时候为人民服务了。

马守威的命可以留,马上道绝对不行。

一个依靠血为生的怪物,苏哲可不想让他活着祸害更多人。

“毛天命这只狡猾的狐狸,如今把他逼到无路可走。要是把一个人逼到绝路,那就什么都不会去理会了。”坐上车,苏哲往酒店看一眼。

马上道在酒店里面,没搜索到他在哪一个位置。

既然知道他在监视,没有任何动静,不知马上道心里在打什么主意。盯住马上道只有一个原因,就是观音仙瓶。

不管它有多少个名字,马上道当着媒体说出观音仙瓶这件东西的存在,就已经清楚,其实有很多事情他是知道的。

或许马上道是别人放出来的一个诱饵,至于是想引谁出洞,不得而知。

马上道不动手,应该是幕后的人没让他动手。

要是毛天命出现,一切就不好说。

“知不知道续命膏藏在什么地方?”

“没找到。”

派了几拨人,有比较出名的盗贼,可是续命膏这种东西是为了引出敌人,马上道岂会随便放。

“让那些人回来。如果没猜错,续命膏,马上道一直带在身上。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任何位置都不如带在身上安全。”

马上道身边这么多保镖,除非是想杀他,仅仅是想偷走续命膏,那是不可能的。

“那些人暂时安置好,如果能够招拢的听听他们提出的条件。”苏哲很清楚,哪怕是小偷,他们都不是普通的小偷。

在现在这种情况,招兵买马是必须的。

他手下的人并不多,不是招不来人,而是想要一些精英。

只是精英谁都想要,这阵子事情太多,也没有办法一一去挑选。这些事情,都是交由天狼去做。

“一号的十二主神已经废掉了几个,上次在东篱园来了几个,其中吸血鬼伯爵,如果下次碰到他暂时不要有任何行动。那家伙总觉得在他身上可以问点事情出来。”

按照吸血鬼伯爵的表现,他就算忠于一号,但要是有机会叛变,就会毫不犹豫去做。

“除开吸血鬼伯爵,李贺这家伙倒是要警惕,因为之前与他有过节,在东篱园居然出手帮忙除掉十二主神,葫芦里卖什么药不得而知。”苏哲将头靠在坐椅后面,微叹一声,“从六道命脉里面出来,很多事情都渐渐浮出水面。或许,所有的东西都将要得到结束了。”

狼王沉吟一会,忍不住问道:“首领,六道命脉里到底有什么?”

苏哲微微一笑:“还真以为你可以忍住不问。”

狼王轻笑一下,耸耸肩。

“如果我说在我进入六道命脉后,再出来,这里就已经进行了一次开天劈地,改变天地,你信不信?”

狼王透过倒车镜看着苏哲一会道:“信。”

“为什么?”

“因为是首领说的。”

苏哲坐直身体:“六道命脉已经消失,天道崩裂暂时得到解决。但这只是暂时的,毕竟还会有很多人在继续破坏着这个格局。至于六道命脉里面有什么,其实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堆墓碑。”

“墓碑?”

“嗯,六道命脉是一个坟墓,说出来恐怕你也要惊讶,那是盘古的墓。”

狼王怔住。

盘古之墓,这个曾经有传说是存在,可是到底是传说。

只是这话从苏哲口中说出来,狼王不会去怀疑。

“其实六道命脉看似复杂,事实上也没有那样复杂。不过,我也算是捡了一条命。苗人杰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现在是葬于六道命脉里面了。”

可怜之人必定有可恨之处

至尊透视眼  第1783章 一个怪人

假如真重新来一遍,苏哲仍然不会去救他。

“很久没有和你一起喝酒了,趁着今晚没什么事,我们去喝几杯。”苏哲道。

“哪里?”

“陈老板那里吧,就是不知道这个点他有没有关门。”

“你过去的话,他就是在温柔乡里躺着都会起来开门。”

苏哲哈哈大笑。

尽管是晚上十二点了,苏哲最后还真的去陈象那里。

不过陈象的会所关门没有那么早,按照以前的营业时间都是十二点半左右,夏季反而会延长一点。

“我擦,今天是什么日子。”见到苏哲突然出现,陈象惊讶得下巴都快的掉下来。

“不行,我得去看看彩票投注站有没有关门,出去买一张才行。说不定明天开奖,中了五百万。”

“一边去。”

陈象咧着嘴嘿嘿笑起来。

“幸好你们来早一点,我正准备关门了。”

“没客人了?”

“还有一个。”

“一个人坐这么久。”

陈象无奈道:“他要坐多久是他的事,毕竟营业时间没到。只是那家伙是一个外国人,九点钟就一个人过来,要了几瓶红酒,一直喝到现在,真是一个怪人。”

“一直喝红酒,什么都不要?”

“只是喝红酒,而且一来就让我拿店里最好的红酒。我都存着的那几瓶连自己都舍不得喝的红酒拿出来了。”

苏哲鄙视道:“一定是对方开出三倍以上的价格,不然你肯定拿不出来。”

陈象嘿嘿笑两声:“还是苏小哥懂我。虽然我偶尔会收藏酒,但比起酒,还是钱实在一点。对方开出五倍的价格,我要是不卖这生意都无法做了。”

苏哲也感到好奇,要是开三倍说得过去,五倍的话,证明那家伙有钱到没地方花了。

“他在前面的包厢,等下经过你可以瞄两眼。”

...

南阳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南阳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南阳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南阳治疗妇科方法
南阳治疗妇科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