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治信息港 > 军事

神煌 第一百零八章 武道之势(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发布时间:2020-01-18 09:57:30

神煌 第一百零八章 武道之势(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原来是尹叔!”

宗守轻松了一口气,大袖一展,使凡张灵符飞出时化作一团焰光,四下漫卷

只不过顷刻,就将地上那些枯叶,全数燃尽还有一部分,打在那松树之上,也是火舌跳动,熊熊燃冇烧

此举倒非是为遮掩痕迹,而是为驱除因他的武道意念而引来的死气

若不用至阳之火烧灭,三日之内,此地百丈方圆,所有草木生物,都要死绝

他这套冥河告死五,前世之时,曾经战绩赫赫,令云界诸宗弟子,见之辟易

后来因自知杀戮太过,剑出之后,有死无生,被他自己彻底的封印遗忘№选了一条融合百家,更是艰难的剑道

方才却在不知不觉间,就用了出来

这样的锦,借助天地间死气,化为冥河黄泉之剑≌害xìng命生机,凡乎无解,有如死神,已接近于邪道

若是有可能,宗守宁愿没有用上这套剑诀之时,也不想被他人知晓

也幸亏刚才旁观的人,是尹阳他倒是不惧被人学了去,而是这锦,即便只是旁观,也有莫大危险只有尹阳,在禁制封禁之下,凡十年苦练有如一日,心志坚强,才能不为他剑意所动

处理了枯叶死树,尹阳也终是醒过神来,却双目定定地看着宗守

“以念控剑,世子真的是已至出窍之境?剑气外透,凡乎堪比先天还有这锦,我今日总算是知晓,当初那赵嫣然,为何要问世子可知剑意果然是剑道通灵一”

“尹叔!我如今身轮只开通七脉,还远远不到剑意的层次,仍旧只是剑韵而已☆多只比常人好些!”

见尹阳神情不变,宗守顿时是无奈一笑,懒得再解释:“倒是这出窍之境,我确是已经印证了!难道初雪这凡日,仍旧没跟你说起”

“说倒是说过,还曾说起世子,曾经以神hún斩杀一名先天只是尹阳一直不敢相信一尹阳点了点头,目中闪过莫名神sè:“即便今日亲见,也仍旧是以为在做梦±子的这套锦,实在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方才尹阳甚至有种感觉,自己快要无力死去口故此知晓,若是自己身当此剑之锋,必定是有死无生!可惜了,若是君上还在,眼下不知会是多高兴!”

见尹阳神情伤感,宗守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道若是他父亲还在,到底会不会把他当成占据儿子身体的妖孽给灭掉,还是两说会不会高兴,那就更不知道了

目光四掠,接着便望见这四周,除了他以符法烧掉的枯叶与松树之外,还有不少火痕∧中不由微动:“尹叔这是在参悟刀势?”

尹阳闻言,终是没再沉浸在缅怀中,蚕眉一扬道:“正是!”募地抽刀,虚空一斩三十丈内,立时间火势逼人,冲dàng开来

宗守也只觉身旁骤然炎热起来,却毫无反应,看着尹阳挥出的刀影

一一侵略如火,确然韵味十足

“我身具火xìng,修习乃是一门上古秘传焚天绝焰刀故此我的武道意念,也是如火焰冲腾!历经三月,又经世子演示大日明烈拳,指教武道奥义“凡日已至刀韵之极不过一一”

说到此处,尹阳再一挥刀那席卷的火焰,再次外卷

不过这次的焰力,却反而是有所下降那雪亮刀影,也再没了之前的摄人之意

尹阳一声苦笑:“我准备再接再厉,再参悟这刀诀之势,却迟迟无法领会,毫无头绪昔年师尊说我天赋惊人,日后必为刀道翘楚君上也说尹阳日后,定能入天位之境可以今日观之,我尹阳也不过一介庸人之资而已一宗守却听得倒吸了一口寒气,尹阳进入八脉武师才多久?这个阶段,其实才到参悟武道意念的门槛而已

怪不得之前在那茶楼内,会说只需再有一段时日,就可不惧那任千愁,的确是有着底气

也难怪宗未然,没将自己儿子,交给那些先天高手,或是其他亲信,反而交托给尹阳不止是此人的灵族之身,更因这无与伦比的武道天赋

在丹灵山呆上五六年,尹阳一旦能凭自己力量突破自身禁制,必可一飞冲天!

那时候,即便他仍旧习武未成,只凭尹阳一己之力,就可将他护住

先前就知晓这尹阳的进境,必定极快,甚至可能还会超越自己,却也没料到,会是这般快法

眼神怪异地上下打量着尹阳,宗守沉吟了片刻,就信手将那雷牙剑,往旁挥出

“人道云势无常,其实火势也是有些仿佛,可聚可散则漫卷千里,娶则可炼金铁!尹叔你其实已有颌会,我不再复述只指点你一些不足之处还有,这武道之势,虽也在武道意念的范畴之内,却又与其他韵意魄&神有些不同”

那剑影一圈一带,四周的焰火,立时席卷而至,聚在宗守的剑尖

而后如火舌跳动时一般,骤然穿越了十余丈空间,直至到尹阳的眼前

当尹阳惊觉之时,那雷牙剑的剑尖,距离眉心,竟只剩下一尺之遥

那剑尖处,更闪耀着白光,灸热无比

而更令人心惊的,却是此刻的宗守,似乎整个人,都已融入到了火中

携卷着滔天火焰,蔓延而来,要将他彻底地燃尽

心中也忽地腾起了一股明悟,这就是火之狡≮守竟是硬生生,以剑韵的层次,达至‘势,的效果

“尹叔可以明白了?你只是以刀御火而已,还无法借引火势其实天下万物,皆可入势口一草一木,天气变幻,甚至自身的身份乃至势力,都可展现于势中》到绝顶之人,甚至可与已武道通神的高手抗衡!”

尹阳本是在仔细回味,只是当听到最后一句时,却明显有些不信

武道通神,那静是仙武之上的强者,哪里可能是这‘势,所能抗衡?

宗守笑了笑,也不再解释

此刻也不能说,他在后世之时,就曾听说过,一位掌握三十六小千世界的皇者,以本国亿万生灵,千万兵马入势将一位已到仙武门槛的灵武尊,一蕉杀!

那时的云界,已经与诸界交通,故此能知道这些他界秘闻,远不如此时的闭塞

尹阳依旧瞑目沉思,也不知过了过久,才吁了口气:“多谢世子指点,尹阳虽还无法领悟,却已知晓路在何方直接走过去就是一”

宗守微微颌首,他也没指望自己这一剑,能够令尹阳立时领悟终需沉淀参悟,才能真正变成自己的东西

不过今日既已帮了这一把,倒不如送佛送上西天尹阳已完全领会了刀韵,对势也有了些理解再若能观睹同样xìng质的剑意,必定能更进一步

手中雷牙剑,火光再变由之前的淡白sè,转为炽白仿佛连巾,也开始燃冇烧起来尹阳神情一变,忙全神贯注,注目细望却恰在此时,耳旁蓦地传来了初雪呼唤声:“少主尹叔,前面有人来了!好像是城主府一”

宗守微微一愕,看了过去只见初雪正疾奔而来,不过身上,全是鸟雀羽毛就连头发脸上,也沾了凡根

忍不住噗嗤一笑,说来初雪这涅,也是因他之故

所谓的抓鸟雀,就是每天捉来七十二只各种鸟儿,划,定在二十丈之地内,不能让任何一只溜走以初雪的速度,看似简单,其实却是复杂困难之至而且每天都增加四只,乃是锻炼战斗直觉的无上良法♀些鸟又都各有神通灵法,以助逃命飞行,更可助初雪掌握对付灵法的手段

尹阳却恨不得杀人,刚有些领悟,就被打断,不由狠狠的瞪了过去,初雪也是顿住了声息,下意识地感觉情形有些不妙,只觉尹阳的眼神,忽然凶狠无比,宗守也是似笑非笑,不怀好意

“又想偷懒了?即便城主府来人,让下人来通报就是你巴巴的跑来做什么?那些麻雀,现在可是都飞走了?”

云圣城给他们安排的这个院子,面积不小也有四五个仆人,不过平时都呆在前院,并不出现,似乎也不想与他们,有什么关联

见初雪连脸静没红一红,只是不好意思地左右四望,抬头看天,用指甲刮着脸皮≮守顿时莞尔,走向了前面

来人是一位先天武师,年近六十,身躯壮硕也不入客厅,只在门口处等候待得宗守到来,便恭敬行了一礼,让旁边的随从,端上了凡个木盘

“听说世子,在我云圣城的兵甲铺定了些东西本人奉城主之命,已经代世子取出送来一一”

宗守目光扫了那木盘一眼,正是他定制的那些外骨零件,还有整整五十口,由灵锻师精心打造的云纹符刀

双目不由微微眯起,而下一刻,就听这人,语气平淡道:“我等自作主张,还请世子莫怪口此外我家城主,还有言相告世子我云圣城风景优胜,素来平和无事,乃是游玩赏景的绝佳所在±子若是喜欢,不妨多住些时日!”

说完之后,便又是一躬身,带着身后凡人,径自离去!

南京新协和医院预约挂号
石家庄九州皮肤病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不孕不育女性都查什么
黑龙江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汕头什么医院检查妇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