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治信息港 > 体育

雷击事件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2:49:00

梧桐县有很多乡镇,这些乡镇有的很富裕,但有的就很穷了。穷的地方孩子上课都成困难,这么多年过去了,学校的校舍还是摇摇欲坠的土墙房子,破烂的窗户仅仅用塑料布去遮挡,那些塑料布根本经不过时间的考验,所以很快就破烂了。  破烂的窗户夏天还过得去,一到冬天那风吹得呼呼的,根本让人受不了,但山区的孩子好像耐力特别强,无论那些窗户怎么破烂,他们还是通红着小脸聚精会神的上课,学习成绩还很好。  这一年梧桐县的桃花乡小学出了一件悲惨的事情,几个留在学校里玩耍的孩子突然被雷击死,活蹦乱跳的孩子一下就成了直挺挺的尸体,这事情无论如何也让那些家长承受不了,他们悲惨地哭泣,他们没有办法。因为这是上天的处罚,谁知道自己上辈子干了什么坏事会遭雷打呀?这是那些家长的认识。  王队认为在桃花乡的百姓们还有严重的封建思想,他们认为这是自己造的孽这是不科学的,不过我认为那些老百姓这样的认识很对,因为雷不会无缘无故地击打这些孩子,除非是他们的家长做了什么坏事,或者是那些孩子前世做了什么坏事,所以他们得到了报应,这个世界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这是很正常的。即便是怎么悲惨,那也是很正常的。  那些孩子们的父母虽然没有要求学校赔偿,但县里的领导王老五还是募捐筹措了一笔钱给了那些父母,那些农民很感动感激,因为他们得到了领导的温暖,在电视台记者的摄像机面前,他们望着王老五一张张地将钱发在自己的手中,有几个甚至当场就给王老五跪了下来。场面又温暖又感人。  看着这些画面,我忍不住冷笑,这些领导人的救助总是在电视台的镜头面前发生的,而且他们不顾这些被救助人的尊严让他们上电视镜头,这就是缺乏起码的尊重,这是没有文化和教养的表现,不过在我们这些地方,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些事情,所以无论是救助方还是被救助方对我来说都好像是一场做秀。不过这些事情和我无关,我大可不必为之愤怒。  这是个漫长的夏天,梧桐县没有出大案,我只是躺在家里看电视,睡觉,读书,排泄和进食,我喜欢这样的安静,虽然王队打了几次电话来让我去喝酒,但我都拒绝了他,虽然我也喝酒,但我那是为了工作,我现在在家里寂寞的生活,其实也是为了工作。  就在一个冗长的夏日的下午,突然有人登门拜访了,当我不耐烦地从沙发上爬起来,在震耳的门铃声中我大喊着别按了我来了!  从猫眼里望去,外面站着一个汗水湿淋淋的陌生人,从他的装束看来,很像是个农民。  他背上背着一背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但看样子很沉重,他背着沉重的背篼站在我的客厅里很尴尬,不知道是站好还是坐好。我连忙招呼他把背篼放在门口,然后请他坐下来,他尴尬地摸着自己的衣服说我这身太脏了我还是站着和你说话吧。  为了避免他的尴尬,也为了他全身的汗水,我请他到比较凉爽的阳台花园去坐,那里有大理石的桌子板凳,我想在那里他肯定就不会尴尬了,果然他有点自然了,不过他毕竟还是仔细地拍了拍自己的裤子坐了下来,看样子他还是很紧张。  我看他的年纪也只是在四十多岁之间,于是我问,大哥你找我有什么事?这位朋友犹豫了半天,才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经过他的叙述我才知道他就是被雷击死的小姑娘父母中的一个,对此我表示了同情,不过我还是很诧异他怎么会找到我。  这位朋友说,在梧桐县人人都知道有个破案的刘神仙,他不仅通鬼神,而且还能通天庭。我听到这样的赞美简直就是汗毛直竖,我连忙说你别听那些人乱说,我只是个普通人。这位朋友听到这里,突然热泪盈眶,扑通一声就朝我跪倒,刘神仙,您老人家得帮帮我!  我连忙将他扶起来,并答应他一定尽力,不过我听了他的讲述,却感到有点头痛了。  事情是这样的:他的小女儿被雷击之后,全家陷入愁云惨雾之中,就在女儿入殓之后的第三天,悲伤过度的父亲早早就入眠,结果在梦中他就看到自己的姑娘,女儿对他说,爸爸我死得冤呀,你得帮我申冤呀!  父亲的眼泪流了下来,乖崽啊,你有什么冤枉你就对我说,爸爸一定会帮你想办法申冤的。女儿哭了起来,爸爸这次死的不该是我们呀,那雷打错了!  我听了这个故事就发怵,显然处理这事情已经在我的能力之外了。那农民朋友看我犹豫,于是又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刘神仙你可得帮帮我呀,你可怜我那姑娘才十三岁呀!即便是死你也要她死得明白呀。  我想了半天,觉得这实在是个不可能的任务,不过眼下我得安慰他,让这悲伤的男人从绝望里清醒过来,我对他说,你放心吧我一定把这事情调查清楚,不过这事情很有难度,你得给我点时间。  答应了这位农民朋友,我感到很麻烦,因为和鬼魂沟通我还可以勉强为之,但和神灵交流那就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了,不过君子重然诺,我答应他的事情我一定得办到,因为这是我的风格。不过这既然是我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又怎么帮他呢?其实我也可以搪塞他,不过这实在是太残忍了,即便是帮不了他,我也不能搪塞他。  就在我冥思苦想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这个手机响得正是时候,因为来电话的是白云山的发痴和尚,看到他的电话,我茅塞顿开喜出望外,我有办法了!发痴和尚的能力在我之上,不过这厮从来不透露自己法力高深这事情,这次他来电话的确是来得巧了。  发痴和尚对我说,老刘,你死到哪里去了,这么久都不来看老子?  我笑骂,你这狗头还算是什么出家人,满口的胡说八道!好了,老子来看你了!  发痴和尚所在的白云山是梧桐县的峰,山势挺拔,直插云霄,端的是惊险雄奇,气势巍巍。白云寺就在山的顶一块平地上修建而成,早上云起时候便会被流云氤氲,黄瓦红墙,端的是仙境一般。  不过要想爬到白云山顶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必须早上五点开始爬,爬到黄昏时候才能到达山顶,上得山顶如要回家,那就是第二天的事情了。我气喘吁吁地爬到山顶的时候,发痴和尚已经坐在路边的一块巨石上笑着等我了,他哈哈大笑,你缺乏锻炼呀,这点点小路程就把你累成这样。我累得不想说话,摆摆手只是喘。  关于我和发痴和尚的认识,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所以我留到以后再说吧。  休息完毕,我跟着发痴进了白云寺,喝了半天茶,扯了半天的野话,后来我说到雷击事件,并陈述了我的苦恼。发痴和尚不说话,只是扯野话,我有点火了,我说你这狗头有能力不用那还叫能力吗?你就没听懂老子想找你帮忙问问那姑娘的事情?  和尚微笑,你着什么急?关你什么事?人都死了,调查清楚又能怎么样?莫非你还要去翻天?  我很郁愤,天我固然是不敢翻的,你要我去翻也要我有这个能力呀,再说人家女儿死了,他也有权知道她为什么会死呀。  发痴微笑,你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几个被雷打死的小姑娘还需要什么原因,你没听说那话吗?天地不仁,以万物为邹狗。  我愤愤地,别他妈废话,就一句话,你帮不帮我吧,不帮我我们这朋友也没得做了!你晓得老子是不喜欢求人的!  发痴哈哈大笑,这就是你刘某人的本来面目呀!好好,我帮你就是了!  发痴要进行天人交流,那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他告诉我得给他一笔钱,因为干这样的事情需要很多钱,我知道他在敲诈我,不过我还是答应了他。除了钱,发痴和尚还需要一点时间,他让我不要着急,我说我知道的。  在发痴和尚那里住了一天我就下了山,大约半个月之后,发痴和尚约我上山,然后把他沟通神灵问那小姑娘的事情给我说了个清楚,不过听了之后,我就越发的郁愤了,事情是这样的:发痴和尚直接和雷神沟通,雷神告诉他,其实梧桐县雷击事件的确是搞错了的,他们打错了人。事实上天庭安排打死的人是县领导王老五,因为很多冤魂在地狱状告王老五,但王老五的后台太硬,据说他在天庭有人,所以阎王不敢自作主张,就把这事情上报天庭,天庭知道这事情之后就安排雷神击杀王老五,结果在行动还没有开始之前,雷神团队有人就早早通风,使得他们后来的击杀定位谬误,所以弄错了目标,不过既然杀错了,事情已经搞成这样了,他们也没有办法。  我很郁闷,很愤怒,但我没办法,因为这是天庭搞错的事情,我又怎么有资格追究他们的责任。  发痴和尚拍着我的肩膀叹息,我知道你是好心,不过有的事情知道得太清楚反而不是好事了。  后来,我昧着我的良心对那姑娘的父亲说,其实你姑娘前世因为打死一条灵蛇,所以今世得到了报应,你放心,现在我已经超度她了,她的亡魂一定能够转世, 共 329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患前列腺炎怎么治疗
昆明治疗癫痫
昆明哪家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