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治信息港 > 体育

武道神尊第九百三十一章名震天下

发布时间:2020-01-20 12:59:14

武道神尊 第九百三十一章 名震天下

第九百三十一章名震天下

时光匆匆,若白驹过隙。转眼间,已月余而过。

这段时日,赤府风云早已传遍中原,各类事迹深得人知。天下之间,几家欢喜几家愁。

但大多数世人却是幸灾乐祸,浑不在意,盛传其中事迹,洋洋自得。世人皆知,赤府风云皆缘由小魔君秦鸿,那个如同神魔的年轻人物。

横空出世,迅速声名鹊起,最终名动中原。乃至现在,世人无不畏其威,忌惮其声名。

以至于,现在的小魔君之名,堪称已名震中原,名传天下。无论后世如何,秦鸿之名,足以被载入史记。

“小魔君其人,当代绝巅,堪称无敌之姿。”中原各地有人盛传秦鸿之名,哪怕已经过去许久,世人也都热情不减。

“小魔君不愧为盖世魔君之后,勇武无畏,简直是热血男儿崇拜的偶像。如此人物,深得天下人的顶礼膜拜。”有年轻人开口,眼神放光,对秦鸿崇敬交加。

“人生当如小魔君,如此放肆一回,极尽辉煌。哪怕就此葬灭身殒,我也无怨啊。”有年轻小辈艳羡向往,何时他们才能够做到如此程度,名传天下呢。

“生子当如小魔君,我以后的儿子要是能有小魔君一半的风采我就知足了呢。”有老辈中年大笑,希冀与期待暗生。

“一半?老子只要十分之一就够啊!”旁人大笑,可以听出其向往之意。

“真是不害臊,这话让小魔君听闻,也不知道会作何感想。一群蝼蚁,也敢妄想与小魔君拼比,不怕魔君震怒,血洗尔等。”旁侧有人笑话,惹得诸多人惶惶。

这是各地之景象,见证着小魔君之风采,倍受议论。

“据传,小魔君搅闹赤府,掀起惊世风云,后续还有上代传说人物现身呢。”另一处地域也有风波掀起,议论声高昂。

“听说是绝世神话人物,属于上代绝巅的雄杰,与小魔君秦鸿关系匪浅。”有人附和,听闻了些许事迹。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绝世刀王沈文凌,那可是与上代盖世魔君秦毅号称‘当代双雄’的神话传说。”复有人大笑,显得得意洋洋,似乎为自己听闻过的消息而大喜,心生向往与崇拜之情。

“好厉害呢,盖世魔君可是天下禁忌,世人都不许提。没想到,昔年还有人物能够与其并列,可见这绝世刀王非凡。”旁人感慨,神色唏嘘。

“那是,绝世刀王与盖世魔君可是上代最杰出的两人,除却二人,问道天下却再也找不到第三个能够与他们匹敌的人物了呢。”早先那人轻笑。

“难怪,如此人物时别二十余年再现,居然一刀重伤无敌人物,简直是可怕!”周围顿时响起一片唏嘘声。

显然,绝世刀王沈文凌复出,重现世间,消息也是跟随着传扬了出去。天下风云,今朝而起,牵动了世间不知多少人的心。

“也不知道,这一时代,我等能否看到上代那般波澜壮阔的事迹?”有人怅然,露出几分希冀与期待。

世人皆都心生向往,颇多叹息。

……

当秦鸿恢复意识,从浑浑噩噩中醒来时,他却是发现自身酸软,浑身剧痛,一股乏力之感传遍周身,让他倍感疲倦。

倒吸一阵凉气,暗暗嘶痛了好一番,秦鸿才勉强睁开眼帘。映入眼帘的,则是一间浩大恢弘的大殿房梁。四处金碧辉煌,浩瀚当空,显得富丽堂皇。

“我这是……到了哪里呢?”

秦鸿错愕,疑惑的打量四方:“我没死?不曾魂飞魄散?”

当初他以血侍棺,自身精血都被葬神棺吞食了七七八八,所存不多。最后一击更是几乎耗尽自身精气神,孤注一掷。他都记得,自己已是魂飞魄散,连得残存真灵都要灰飞烟灭的。

怎么现如今他不曾湮灭,反倒出现在了如此富丽堂皇之地。

难道,我入了天堂?去了传说中的极乐世界?

秦鸿眼神闪烁,心下遐想。但正值豁然时,殿门忽然被推开,一道倩影从外走了进来,身姿清丽脱俗,俏丽嫣然。

正是神女沈碧嫣!

“是你?”秦鸿挣扎欲起,但浑身酸软乏力,复又倒了回去。他惊愕转头,看着走向床榻的沈碧嫣,神色很难理解。

“你醒了?感觉还好吗?”沈碧嫣脸色清冷,但走近床榻边时,清冷褪去,浮现起淡淡的温和,似乎有柔情一闪而逝。

秦鸿有感,不禁诧异,“是你救了我?”

“另有其人。”沈碧嫣摇头,并未多做解释,而是取出一枚瓷瓶,倾倒出一枚碧绿青蓝色泽的丹药,递进了秦鸿嘴边:“此乃圣药熬炼的丹药,可恢复你的精气神,疗养你的伤势,服下吧。”

圣药?

秦鸿悚然大惊,谁人这么大手臂,居然耗费圣药来救他?

世间灵药稀珍,九品圣药更是举世难得,堪称活死人,肉白骨的无上稀珍。在这个时代,圣药举世难得一株,唯有圣族才能够掌控得有。

这种存在,哪怕秦鸿一路收刮诸多宝贝,却也不曾得见,只闻其名,不曾知晓窥见过。却不想,而今居然有人以圣药熬炼圣丹,用以恢复他之伤势。

难怪,他不曾湮灭,反倒活得好好的,有人耗费如此稀珍将他从生死绝境给拉了回来。

也唯有圣药才能够有如此效果,否则,八品宝药,半步圣药都未必有效果。

“是谁?”秦鸿有些难以自信,谁人有如此大手笔,能够舍得下如此血本。

“我义父。”沈碧嫣回答。

“义父?”秦鸿重复了一声。

“对呀,关键时刻,是我义父重现世间,将你救走,助你复苏归来。”沈碧嫣悠悠一笑,那本来清冷的脸色浮现起小女儿态,像是农家小女,充满了一种对父亲的依赖。

哪怕她被神秘痕迹斩断了某些记忆,但本性却是不曾改变,一如以往。只是对待某些记忆不复存在了而已,所以对待某些事与物性格会变得有些冷淡。

但一旦触及深处隐秘,她却又如以往,俏丽嫣然,活泼跳动起来,小女儿态尽显于外。

秦鸿飒然失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沈碧嫣这样的神女,居然也会有如此接地气的一面?

心下思索,但突然他元神一震,冥冥中像是有些记忆若隐若现,要重新归入他之识海。恍惚间,他似乎看到了一位如沈碧嫣的少女,对他回眸一笑,或柔情四溢。

恍惚中,还有着他们在竹林嬉戏,相互追逐的烂漫岁月。他们从童年,到少年,一段岁月中,丫头变成少女,却音容不变,始终追着他喊着‘鸿哥哥’。

这段记忆断断续续,时有时无,若隐若现。秦鸿只觉有些熟悉,却总是无法将它们重聚组合,无法看清那记忆中的少女丫头的模样。

然而,当抬头时,看向沈碧嫣却顿觉一种亲切,一种熟悉,一种冥冥中相牵的情绪。

他有感觉,面前这个女子,与他那段消失的记忆中的丫头有莫大关联。

“你怎么了?”沈碧嫣不曾察觉到异样,小女儿态消失,复归清冷,看着秦鸿问道。

“没……没事。”秦鸿摇头,不禁苦笑:“我身体如何?根基能否恢复?还有,你义父是谁?能请来让我见一见吗?我想当面向他老人家道谢。另外,还有那些人怎么样了?青古前辈他们呢?事情结果如何?”

一连窜的问题打破沉寂,瓦解了尴尬。

秦鸿满怀期待,希冀的看着沈碧嫣,寻求解释。后者闻言,将当初后续事情都告知了秦鸿。

听到葬神棺乃大凶之物,被绝世刀王重新封印,送进了混沌虚无中时,秦鸿并未觉得不舍,只是有些唏嘘。

再听闻绝世刀王居然一刀重伤了司徒修,惊慑万族群雄,秦鸿复又心潮跌宕,起伏不定,只觉热血沸腾。他不禁感概,心生向往,何时他也能够有如此霸气,威慑万族,让圣族无敌人物都要向他低头?

霸绝天地间,横行域内外。

如此狂纵之姿,世上谁人不羡慕?不向往,不崇拜?

秦鸿暗叹,顿觉武道之途漫漫,他要走的路,还有很远很远。

后续再得知青古等人安全脱离,顺利离开,秦鸿才长吐了口气,如释重负。他深怕会因为自己牵累了青古等,拖累了南岭兽窟。

“敢问,刀王前辈何许人也?我能……能一见尊容吗?”秦鸿问道。

沈碧嫣摇头,“怕是没机会了,义父送了你我来此,托人救治了你,便就此离去。他曾言及,该见时,终会见。”

该见时,终会见?

秦鸿蹙眉,前辈不愧为前辈,心胸如此洒脱。

若是秦鸿能够见到沈文凌真容,怕是会大吃一惊,定会认得对方。可惜,绝世刀王并未现身,显然是不愿在此相认。

“对了,义父临去时曾有说过,你之肉身存在大隐患,并经过多番大劫,肉身不堪重负,已是极为虚弱。若是后续再如此,恐将再无恢复之机会,圣药在手也无法救得了你。所以……”

在秦鸿暗叹时,沈碧嫣忽然说道:“所以,义父临走之前,以**力封印了你的部分实力,让你的力量无法突破某种界限,肉身便不会出现隐患。”

“那我的实力?”秦鸿追问。

“可能无法发挥出巅峰时一半,或至多一半。”沈碧嫣说道。

“一半实力?也不知道会残存多少。”

秦鸿神色晦暗,他劫难颇多,肉身隐患极大,以至于后患无穷。无可奈何,也难怪刀王前辈会封印他的大部分实力。

大家好,我是作者,加群每满十人,会加更一章噢~群号

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温州中医院
保定市儿童医院怎么样
贵州哪家医院有看癫痫病
枣庄如何治疗牛皮癣
宜昌白癜风如何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