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长治信息港 > 旅游

程维滴滴打车一天烧1千万美金不后悔

发布时间:2019-05-14 23:28:22

11月29日,"2014搜狐财经变革力峰会:寻路中国"在京举行。我作为主持人主持了其中一个论坛,新经济:下一个风口在哪?四个嘉宾是:聚美优品创始人兼CEO陈欧、滴滴打车创始人兼CEO程维、搜狗CEO王小川、IDG资本合伙人李丰。图片从左至右顺次是:程维、李志刚、王小川、陈欧。

滴滴打车创始人、首席执行官程维在经济:下一个风口在哪?我有异见分论坛上透露滴滴打车多的一天大概烧了1千多万美金。但教育用户的过程,因为资本而缩短了,他不后悔。以下为程维发言节选:

主持人李志刚:我们今天讨论的是,现在是一个新商业变革的时期,现在是创业者的时期吗?

程维:很难说是不是的时期或是坏的时代,但我感觉一定是疯狂的时代,这个疯狂是源自于移动互联带来的变革,在一些比较小的新兴的市场上面有非常多的企业在里面去创业、去竞争,来源于巨大的市场被撬动,来源于有很多的资本投入进来,来源于很多媒体的关注,所以说现在这个时代的创业者他应当说是幸福的,因为他可以掌握更多的资源,他应该说也是痛苦的,他面临的竞争,所以我觉得可能是疯狂的时代。

主持人李志刚:程维刚才说了是疯狂的时期,我想问一下滴滴打车今年疯狂的一天烧了多少钱?

程维:从来没有披露过,我觉得今天主持人问,我们多的一天大概烧了1千多万美金,一个用户补10块钱,我们大概补了可能补了七八百万的用户。

主持人李志刚:你看到1千多万美金烧完以后,你心里是什么感觉?

程维:我们的财务会很紧张,我还好。怎么说呢?可能你在这样一个时期里面你会面临这个时代有一些特征,没有对,没有错,就是这个时代对你的挑战,如果你驾驭好了这样一些不管是资本还是补贴,可能就是好事,如果你驾驭不好,可能就会被它摧毁,所以没有好坏,作为滴滴打车而言我们是不后悔的,因为我们觉得那样一拨疯狂过去以后,可能所有城市里面的老百姓都知道了原来还可以这么叫车,我觉得我们可能把这个教育用户的过程,因为资本缩短了,就应该是好的,我们不后悔的。

主持人李志刚:请程维谈谈你对风口和陷井你的经验。

程维:滴滴打车是一家创业公司,我们大概只有2年半的时间,这2年半的时间里面我们被问到的多的问题就是你是否是踩到一个风口了?我感觉这几年风口被提的非常多,可能再往上一个时期大家提到过的可能是企业家的精神,再往之前提到的可能是诚信,有时候还提到团队,你说什么是重要的事情,我觉得可能风口是因为今天的互联这样的机会,非常剧烈的这类变革带来这类机会出现以后,我们过多的关注了风口这件事情,他其实就是机会,机会只要出现了门打开了就在那个地方。

很多人问说,你开始创业的时候有没有看好这样一个风口、这样一个机会,我扪心自问是没有的,我觉得可能真正有能力去计划未来、有能力去看清楚这些战略未来的机会的,可能都没有去创业。创业是源于冲动、源于直觉、源于勇气的,一开始我们觉得就是机会,做好了就有人用,当时真的没有很清晰的判断。

所以在我们看来,这条路如果你走上去了,能做的事情就是全力以赴的把每一天、每一件可能很苦逼的事情做好。一样的一条路,对有些人而言是风口、是机会,对有些企业而言可能是陷井,所以本身可能跟这个关系不大,关系可能是我们怎样去把握这条路上的每一天、每一个机会。

主持人李志刚:现在开始第三轮的话题,怎样做一个的创业者,在用户、市场包括在资本之间寻求一个平衡点?

程维:我觉得我们过于关注资本的气力,其实资本也好、技术也好都是我们的工具,是帮助我们解决需求的工具而已,如何把创业做好?件事情,真正想清楚到底我们解决了什么问题,这个企业到底有没有存在的价值,有它、没有它社会会不会不一样,效力会提高,企业会变好,这是个,想我们要做什么。

第二件事情,要回答为何这件事情你比别人解决的要好,这是要做到的过程,这里面包括了怎样打磨产品、提高运营效力、市场推广,包括了资本的利用,可能短的那个短板决定了终究的水平,比如产品非常好,但是不能推广出去,可能没有价值,能推广的很好,但是没有钱,可能也不行。所以第二件事情,某个侧面可能比的不是短版,而是长板,要做到。

第三件事情,可能是团队,我们一致认为做一件事情、做一个产品,可能这个事情本身是假的,真实的是背后的团队,因为到底要做什么,怎么做出来,都是团队决定的,所以可能对创业而言重要的事情,是能不能找到这个时代的一群创业者跟你在一起,并且能够激发每一个人的努力,去把你认准的事情做到。

主持人李志刚:说到团队,因为程维我知道你早技术是找蓝翔技巧研发出来的,是由于当时只能找到蓝翔技校还是现在的合伙人?

程维:蓝翔技校是学挖掘机的,不教互联。你不专注的事情就容易踩到陷井,比如说你开发一个APP,找谁开发,甚么样子,这个时候可能就会踩陷井,就会痛,就逼着你学习。这个事情早是因为滴滴打车创业的时候,我们可能希望两个月的时间能够在北京找到1000个司机,同时用2个月的时间把产品开发出来,2个月的时间组建团队明显是来不及的,那个时候我们就很天真的就觉得找一个外包公司跟我们开发这样一款产品,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我们团队推荐了一家供应商上来,我问他多少钱?他说你想要多少钱?我说多少钱可以吗?他说有15万的,有10万的,有8万的,我说来一个10万的。这是一个现在听起来有点滑稽的进程,我留了一个心眼,能不能先付4万做好,再付一点,我们用半年再付一个尾款,他说没问题,所以我们可能连尾款都没有付出去,我们知道15万可能是本地团队在做,如果10万可能找一个外包团队外包出去,如果8万,可能就是找山东的一个技校给我们开发出来。

早的滴滴打车产品是非常不好用的,比赛已开始了,没有办法停下来了,就像一个大路建起来了,不能挖了重建,这个地基没有打好只能往上建,所以那个时候我们技术团队搭了脚手架,一般在迭代一般在开发,直接到去年9月份我们才完全把版本架构改过来,所以一开始是有这么一个陷井在的。

痛经特别严重怎缓解
经间期出血吃什么好
排卵期出血经量少吃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